喵卡啾

转载lo,希望观客多给原lo作者红心蓝手。

[佐鸣子]太久

鹿芒:

※问题学生佐×新人教师鸣


※不萌,有ooc跟bug/写着玩儿的请自行避雷


 


——


上·


 


如果是按照少女漫画标准情节,她作为一个东大毕业(虽然是吊车尾)的新人教师,在入职的第一天,就会遇上命中注定的真命天子,两个人在最初的两看相厌,随着剧情的推动发展,就会水到渠成,最后她顺利摆脱单身二十五年的身份,成功晋级变成现充一族,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如果是少女漫画的话(再次强调)。


 


她近来之所以会这么悲观,是因为大学期间的同期好友递来了结婚请柬,明明大家都是职场新人,为什么好友就能找到自己的本命呢?而她,只能遇到一个虽然长相是不亚于明星般帅气,性格却恶劣到让人无法恭维的问题学生呢?漩涡鸣人一脸得体的笑容替职场的前辈们整理完资料,再把从家里带来的咖啡豆磨好丢进咖啡壶里,等她把今天的讲义处理好,也咖啡也已经煮好,正好可以赶在上课之前先抚慰一下她脆弱的心灵。


尽管她脆弱的心灵早就已经被打击到不成人形。


 


一想到今天一大早就要见到那个造成她如此悲观的始作俑者,她的胃就忍不住隐隐作痛起来。漩涡鸣人不由自主捂住了自己的胃,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跟卡卡西前辈换班。她低声叹了一口气,再接着这样下去,说不定她迟早会走上英年早逝这条道路。


就在她想得出神的时候,预备铃声正好响了起来。


她的叹息跟咖啡袅袅的香气一同消失在了空气中。


 


-


 


水月咬着吸管,颇为惊奇的看着这个时候出现在教室里的人,连水都忘了喝:“咦老大,你怎么来了?”


脸色阴沉,浑身充满了肃杀之意的少年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因为低血糖的原因早起对他来说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所以早上一、二节课经常能翘就翘。把手里的书包甩在课桌上,拉开凳子先直接趴在课桌上趁机补个眠,丝毫没有理会旁人好奇的神情。


水月对于他的冷漠十分习以为常,继续咬着吸管跟重吾讲着一些有趣的事,直到正式课铃响了之后,在看见第一节课的任课老师,水月终于明白了,常年早上起不来床的小少爷为什么不翘课来学校了。


 


“喂老大,”水月不怀好意的提醒着还趴在课桌上的少年,“漩涡老师已经来了。”


少年晃了一下手,示意知道了。


水月咬着吸管,笑容渐盛:“我说啊,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了她吧?”


 


怎么可能!


宇智波佐助几乎是要立刻反驳出声,他把自己的脸埋在双臂之间,强行把那句话从喉咙里咽了回去,假装自己根本没有听见。


喜欢她?就那个吊车尾?他从喉间发出嘲讽的声音,区区一个刚入职就敢对学生性骚扰的家伙,他才不会喜欢!不过如果她肯温柔一点,听话一点,他对她好一点也不是不可以。


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后脑勺突然受到重击。


 


他捂着被揍的地方咬牙切齿的看着施暴者:“漩、涡、鸣、人!”


“不好意思,请称呼我为‘漩涡老师’!”身形高挑、明明都已经二十五岁却还有些稚气未脱的女人,卷起了她那套老土的橘色运动服的袖口,“现在是上课时间,不要再打瞌睡了。”


“总有一天我要告你!”宇智波佐助冷冷地说。


“我觉得刚才只是一种唤醒‘睡着的学生’的手段。”


“是告你‘性骚扰’。”


 


对方在微微的错愕之后,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洁白的牙齿咬在红润的嘴唇上,有着浅浅的凹陷,隐隐可窥探柔软的红舌,清澈的海蓝色眼睛也开始尴尬的不知道将视线放在哪里。她整个人窘迫之中却又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色气。


佐助笑了起来。


他依旧保持着坐着的姿势,一双写满了不怀好意的眼睛,刻意将视线停留在她的双唇上。他的声音很好听,甚至被人夸过可以跟电台主播媲美,就在这个时候,他放低了声音,缓慢地说:“鸣人老师,下课见。”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