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卡啾

转载lo,希望观客多给原lo作者红心蓝手。

佐助特烦恼(二更)

,雪子:

:貌似一要提酒吧大大们都喜欢用“blue”
:我也用了,纯属我爱豆是“blue”的代言人(*¯︶¯*)     blue友人⊙▽⊙   那啥:爱就是爱     爱没有界限(广告词?噗!⊙﹏⊙)








      “走吧”鼬起身,叫起了有些疑惑的佐助。


           第二天早上鼬硬是抢了司机的位置说是要送他去学校,他犹犹豫豫地还是进去了。一路上也没有聊什么,反正平常他和鼬也不是很爱聊天的人,但感觉鼬总是有点心不在焉的感觉。他无聊地看着车窗外,居然没遇到吊车尾的。


       和鼬分开后,他觉得是时候向卡卡西说一下考R学院的事了,虽然离高考还差得远,但R学院的考试要提前些。


         “R学院据说是建筑设计师的摇篮,佐助的选择很不错”


            “。。。。。”


卡卡西起身去取报名表格让他填写。


       “虽然只录取一个,但到时候肯定会变成录取两个人了。”卡卡西无意地说,他却停下了笔,他懂卡卡西说的,因为栉子无论如何都会跟着去,多录取一个这种事对中岛家来说只是小事而已。


        在与卡卡西短暂的对视后,他低下头接着填写。


        他要考R学院的事消息很快传到了班级里,栉子也正如他预料的那样,说要一起上R学院。


         “好”


        “太好了,可以和佐助在美国过二人世界!”栉子提高了音量,向全班宣扬着自己的幸福生活。


      “哇,好羡慕~”周围的人配合地纷纷这么说。


     “老大,你真的要去?”水月奔到他课桌前,摆着有些过分夸张的哭丧脸。


       “我又没说要去死”想想确实还是有些舍不得水月,本想说什么安慰的话,结果却出了这么一句。


       “拜托,佐助是要和我一起度过幸福时光的,你什么表情”栉子说着,挽着他的手臂。


       “。。。。”我竟无言一对,水月白了栉子一眼,就走出了教室。水月这个时间点出去下一节课一定会光荣地迟到的。


        之后水月果然被卡卡西罚冲厕所了,而随后进来的是鸣人,不知道搞些什么,手上沾了墨水。


          “听说栉子和佐助要去美国是嘛”鸣人坐下来又再一次和游木搭话。


         “这样岂不是连面也见不到”游木低头嘀咕着。


         “哈?游木你说什么”鸣人压根儿没有听清。游木没有理会他,只是鸣人注意到了游木那双握紧着拳头正在发抖的手。


           鼬再不过来就又要被鸣人拦了,佐助往校门口张望,看鸣人过来了没。


           “喂!你小子是宇智波佐助吧!”一个带着墨镜,嘴里咬着雪茄,戴着红色耳钉的中年男子说。 左右两边站着跟那个男子差不多打扮的青年人,当然他们嘴里还没资格叼烟。呵,玩黑道还是街头混混,佐助心里嘲笑着。


       “我是宇智波佐助。找我有事?”他想着鼬也快就到,也没什么可怕的。


        “哼,挺有胆量的,你跟我过来”那个男子示意他们把佐助拉过去。


         “嘿!大叔也找佐助补习吗?”拉着佐助的人停了下来,看着这突然闯入的家伙。


         “白痴!你来干嘛!”他冲着还在单车上的鸣人喊,他妈居然还没心没肺地在笑,吊车尾的是眼睛瞎了看不出来他遇到麻烦吗!他怎么忘了这白痴还没回家的事!


             “唉?放学照例堵你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鸣人还是没有走。


         “好啊,多一个也不错”他看见那个男人上扬的嘴角,和开始的笑不同了,那个人戴着墨镜,他无法知道那个人看着鸣人在想什么。
结果他和鸣人都被拉到了隐蔽的街巷。


          “说吧,为什么找上我”
“听说你这个小白脸抢了人家的女朋友,还要带着那女的走是吗”


            “。。。。。。”


            “只要你和那女的分手就放过你”那个人缓缓地吐出了烟,手里拿着粗长的铁棒,“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们还能不能活着”


           “我就偏不分了”他就不信幕后黑手会告诉他们把他打死,除非那个人已经强大到看不起宇智波家和中岛家。


           “佐助别这样”鸣人有些紧张地说。
他们听到佐助的回答上前,鸣人傻乎乎地拦在了他前面。


        “让开吊车尾的”他试着拉开鸣人,鸣人却没有动。


          “我乐意”


          “哟!感人的兄弟情啊”男子看到这情况,带着嘲讽地拍着手掌。


         “这白痴不是我兄弟!”


         “混蛋你这时候还给老子嘴硬什么!”鸣人转过头冲着他喊。


            “这性格,我喜欢”那个男子灭了烟,凑过来对鸣人说,他看到那个人勾起的嘴角是那么恶心,旁边的人了然地对视后发出了细微的笑声。
那人摘下墨镜,抬起了鸣人的下巴。
  
        “挺可爱的,眼睛很漂亮”鸣人没敢动弹,那个人挨得更近了“如果你让我操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兄弟”鸣人瞪大了眼睛,话音刚落。


          “拿开你的脏手!”他的理智断线了,拳头重重地落在了那个人的脸颊上。僵局被打破,混战开始。


        可寡不敌众,他和鸣人一直处于下风,他撇见对方抡起了铁棒朝着鸣人过去,鸣人下意识地抬起了手去阻挡。笨蛋!那双手有多重要他不知道吗!他扑过去护住了鸣人,闭眼准备接受重击。


        然而那记重击迟迟没有打到他身上,他和鸣人缓缓地抬起头,看到那个男子头部正被枪指着,铁棒掉在了地上。


        “你们现在滚的话,我可以考虑不开枪”鼬虽然那么说却将子弹上了膛。他们瞬间吓软了腿,害怕地直冒冷汗,眼睛瞪得老大,想跑却怎么也移不腿。佐助将坐在地上的鸣人拉了起来。看到他们还没跑,鼬朝着地上开了一枪,这下真的落荒而逃了。


              “怎么会有这东西?”


             “在国外护身用,有些舍不得留在那边,就私过来了”这种事情在鼬嘴里说得很轻松的样子。


          “不会把我忘了吧,虽然确实只见过一次,还是两次?”鼬走到鸣人面前,看着从刚才就一直盯着自己的鸣人。


             “鼬哥哥”鸣人收到鼬肯定的眼神,“什么,为什么佐助没和我说鼬哥哥回来了!”鸣人恶劣地推了佐助的肩膀。


        “这种事没必要和你说吧”他以牙还牙地也推了鸣人。


         “好了,抱歉我来晚了,我们可以走了吗?”鼬赶紧催他们走,真怕他们闹到天黑。


           “这么说来。。。我的宝贝单车啊!不会被偷吧!”鸣人忍着身上的疼痛,跑去找自己的单车。


          “跑慢点,谁会惦记你那张破车!”他看着鸣人有些踉跄的背影说。


        “卧槽!我的单车哪里破了!”鸣人边跑还不忘回喊。


          等佐助和鼬开车到校门口时,正见鸣人要骑那宝贝单车走。白痴,刚被揍了还要骑单车。他看着鼬把车子停在鸣人身旁,然后鼬下了车,而佐助待在车里没打算下去。


         “下来”在鼬的命令下,鸣人乖乖的下了他的单车。然后鼬就这么一手拎起了鸣人的单车。


          “哎?鼬哥哥,鼬哥哥,放过我的车”鼬拎着单车往车后走,然后就这么把单车扔进了后备箱里。


          “好了,上车吧,我送你!”


         “不用不用,我没事,可以自己回去”但鼬已经把鸣人拉过去了,打开了副驾驶座位的车门,示意鸣人进去。鸣人看向了佐助。


       “快走,别耽误我宝贵的时间”他在接收到鸣人的目光时这么说。鸣人乖乖地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还有,以后叫我‘鼬’就可以了”鼬在发动车子时对鸣人说。


         累得骨头要散架了,鸣人整个人摊在沙发上,真的不想动了,他撇过头看着放在桌上的喷雾剂。


          鼬?佐助的哥哥,佐助总是说要超越的人,果然是个不一样的人。其实真的只见过两次呢,一开始去佐助家补习的时候,之前就听佐助说过有个哥哥,就一直很好奇,连佐助那么厉害的人都想要超越的人是怎样的。
还以为又是宇智波面瘫,但出乎意料的温柔,也比佐助爱笑,嘴也没有像佐助那样毒舌。虽然当时没有说过很多话,但对鼬的印象一直都很好。嗯,没想到已经回国了。


       鼬先把佐助送到家后,才把他送过来,然后自己半路肚子很没骨气地咕咕响。有什么非常爱吃的东西吗?鼬笑着问他。虽然很不好意思,但他吃货的内心狂喊着,拉面拉面!我要吃拉面!


           而且事实上他真的喊出来了,当他意识到这点时,鸣人表示:我脸还在嘛(摸脸)


     然后他忍着全身的疼痛,连吃了三碗拉面,反正有人付钱。
  
             到了家后,他本想着请鼬上去喝杯茶表达感谢后再让鼬走,但是打住!他回想起佐助第一次来他家时,那张“丑恶”的嘴脸,毕竟佐助有些洁癖,其实自己家也没那么糟糕只是画稿多而已。所以他看着鼬整洁的。。。。额。反正不是西装。鼬不会也洁癖吧?


           鸣人决定打个哈哈,说声谢谢就和鼬说再见。

          但是,“不请我进去坐一坐的话,是不是有些失礼,鸣人”鼬就这么主动地进去了。
    
        幸运的是鼬果然就是不一样,佐助才是真正的恶劣,超级大混蛋,他脑子开始放飞。鼬捡起地上的画稿,摞成一扎,鸣人见状耳根都红了,我是不是很糟糕,他表示想撞墙。

            “虽然都是未完成品,但我很喜欢,送我吧”鼬手里拿着那些画稿,他能同意嘛?他当然就同意啦!

           “坐下来吧”鼬说,他后知后觉这是我家。
  
         刚坐下来鼬就抓起他的左脚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往脚踝上喷药。
  
          “你怎么知道。。。”


           “很能逞强,装得不错,但确实看得出来走路重心偏了”鼬轻轻地帮他按摩着脚踝。鸣人完全被感动了,他咬着下嘴唇忍着疼痛。从小就一个人的他,一直很渴望被照顾,当然那很奢望,就算后来自来也做他的监护人,那个老头也总是不安分地四处游玩,没留下来照顾他的意思。


        后来他在高中遇到了佐助,一个面瘫,很冷淡的样子,但成为朋友后,发现佐助其实人很好,虽然经常因为成绩说他是吊车尾。本来觉得可以一直和佐助做很好的朋友,一直。。。。。嗯,佐助有个哥哥真幸福。
 
         “怎么了?”鼬停了下来,也许是发现他心不在焉。
  
          “没有”他笑着摇了头,“只是觉得还是很想叫你鼬哥哥”


            鼬一时没有回应,还是帮他揉着脚。

           “随你吧。”


      “扣扣”


      “稍等一下”佐助放下手里的平板去开门。
开了门,两个人在门口眼睛直瞪着对方。


       “不是说过不补习”他看着眼前背着单肩包的鸣人,这么说后,却换来鸣人有些狂妄的笑容,明明是个吊车尾,还要装酷那样笑的话,似乎有些傻,他想笑,他觉得可以憋出内伤。


       “佐助!谁来了?”看来在门口待了些时间。


      “放我进去”


       “我才不要让你进去”


       于是鸣人死命地往里面挤,他拼命地堵门,到后来两个人扯在了一起。鸣人拽着他的头发,他则用手推着鸣人的下巴,僵持不下。


      “鸣人?”美琴和鼬华丽丽的出现在他身后。分开后,他站在一边,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鸣人冲着他的母亲露出了一百甜度的笑容,严重犯规啊!他知道母亲最喜欢这个。
  
        “伯母好久不见!”
   
       “有几个星期没见了吧!伯母也很想你。进来吧。”美琴和鼬给鸣人让了道进去。鸣人回头朝着他得意地吐舌头。
 
         “那鸣人先去佐助房间里补习,我给你们弄点点心。”美琴因为见到鸣人很是高兴,她很喜欢鸣人这个阳光的孩子。


          “不用了伯母,而且我是来找鼬哥哥补习的。毕竟不想打扰佐助,约会。”鸣人最一句看似在对美琴说,实则盯着佐助恶狠狠地说。


            “鼬?”美琴疑惑地看向站在鸣人旁边的鼬,又看了一眼没出声的佐助。

           “就是这样,还是麻烦妈妈把点心送到我房间吧。”鼬往楼上走,示意鸣人也跟上去,鸣人赶紧向美琴鞠躬表示感谢后就一跳一跳地跟上了鼬。

          他有点想不通鼬什么时候和鸣人有说过补习的事,但他很快了然,鼬送鸣人回去的那个晚上自己并不在场。


            美琴并没有去忙活点心的意思,却很担忧的样子,拉着他坐在了沙发上,说有事和他谈。
    
           “所以鸣人周末一直没来补习,真的是因为栉子?”
  
         “。。。。。嗯”听到回答的美琴一时皱了眉。
    
       “佐助能重视自己喜欢的人,妈妈确实很高兴,但佐助不能因为那样就对朋友不负责。你想如果就因为佐助放弃补习这件事,真的就造成鸣人没有上D学院呢?”

        听到母亲这么说,他有些震惊,鸣人确实很大成份在自己的帮助下顺利上了D大。而如今自己为自己的人生选择尽量不要和鸣人接触,那可能会造成自己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人生,却毁了鸣人的人生。其实他本质上不想伤害鸣人,鸣人没有做过什么伤害自己的事,他讨厌的只是他和鸣人一起塑造的生活,他只是需要摆脱那种糟糕的生活而已。


           “我知道了。”他有些愧疚的说。

        “不过,现在也没事了,已经有鼬帮忙了,那佐助就把心思放在考试和栉子身上吧。”母亲拍拍他肩膀,就去忙着准备鼬和鸣人的点心了。


       他意识到有些事对鸣人做的有些过头了,如果确实因为自己的选择而葬送鸣人的未来的话,那他真的不会原谅自己。

         他决定尽力帮助鸣人回到原来的轨道。但是他好像已经没什么时候可帮的了,因为鼬的出现,鸣人照常在周末来找鼬补课,已经没有在放学堵他的路吵着要补习这种事了,鸣人到家里时,他也尽量不去干扰鸣人。鼬的帮助让鸣人在学科上轻松了许多,鸣人似乎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画室。
 
           在画室的话自己更没有帮忙的必要,他想到还有佐井在这件事,他和鸣人的接触越来越少。


       他把心思放在了R学院的考试上,并且还要花心思对付栉子的要求,他累得没时间和鸣人再像以前那样吵嘴。


           在参加考试之前和鸣人吵过一次,怎么说呢,约会结束后,他本想去突击一下吊车尾的补习情况,结果他居然发现鼬在教吊车尾的弹吉他,于是他以不想好好学就别来补为由和鸣人吵了一通。当然冷静下来之后,就知道自己干了蠢事了。


             佐助考试期间,鸣人给D大寄了自己的作品过去,听说校方很喜欢的样子,说要请佐井和鼬去吃拉面,其实也叫了他,他当然拒绝了。


          鼬这次回来除了帮了鸣人一把,也在父亲的带领下去公司实习了一段时间,父亲对鼬的表现很满意,这让他对成功更加渴望。
 
           高考很快就到来了,一切都走得很顺利。高考结束后,他率先得到了从R学校寄来的录取书,理所当然的,栉子欢呼着可以去美国过二人世界了,他知道栉子对R学院其实不感兴趣,栉子也没参加那场考试。他没觉得这样没有什么不好的,这只能说明栉子对他死心塌地,而且目前宇智波家和中岛家的合作很顺利。


         栉子高兴坏了,要办欢送会也是高中的告别聚会,受邀的当然就是整个班级的人了。


       这一晚,同学个个挤着过来跟他喝酒,还有要签名的,水月酒量差得要命,不到聚会半程,已经醉得趴在他身上哭,他也有些无奈,毕竟水月对他一直很好,老大老大的叫得很亲的样子。


          栉子坐在一边提防着那些过来找他的女孩子,看到水月扑过来,嫌弃地要把水月从他身上拽下来。

             有人一起喝酒哭着告别高中,也有选择高高兴兴划拳喝酒的,还有人钟情于唱歌,边唱边哭,好好的歌被吼得没了调。


         在一片混乱中他没有找到鸣人的身影,在他眼里所有的画面变得有些恍惚,也许喝多了。。。


             不知道是谁带头的,他和栉子被推到了一起,他们高喊着


          “亲一个!亲一个!”


         栉子高兴的凑过来,闭着眼,抬着下巴。不知道自己想些什么,他笑了,他在欢呼声中,吻了栉子。


          随后音乐响起了,他回头看到站在屏幕前的就是鸣人,那么傻,这种聚会还穿着校服。。。。一吻结束后,那些人也各自散开,听到音乐响起,也没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依旧喝着酒


        栉子站在他身边紧紧地挽着自己的手臂,也许,现在只有他在看着静静等着前奏结束的鸣人。金黄色的头发长了不少,挡住了蓝色的星辰。
   
① 你的心  如此清澈
直到爱  弄浊了
你的爱  总是独特
直到他  弄乱了
你孤立  天之外
而我也静静的在
没要你明白
不该想起了
却又想起了    怎么了
不该想起了
却又想起了     心揪着
不该想起了
别再想他又怎么了
你继续哭着    我陪你哭了    心痛了
你傻的       我不愿的
看你傻的    我不愿的


          他看到了除了画画和睡觉外更安静的鸣人,为什么还是会心疼,鸣人的声音异常的低沉,慵懒得像只午睡的猫,他看着鸣人帅气的侧脸,还有那微启的唇。他安静地听着鸣人唱完了这个陌生的歌,是在自己规劝自己吗?他突然想,他知道这时的鸣人很喜欢自己,嗯,很喜欢。。。
    
        鸣人把话筒递给趴在沙发上的水月,看水月迷迷糊糊的接了话筒又趴了下去,把鸣人逗笑了。他动了手臂示意栉子松开他。
 
           “别笑了,过来喝一杯吧毕竟这是我的欢送会,还是要喝一杯的。”
 
             “好啊”鸣人随意在桌上拿了杯鸡尾酒。


           “别人喝过了吧”他看了鸡尾酒一眼皱了眉。


            “我又不洁癖”鸣人无所谓地说,但他自己动手新开了一瓶拿给了鸣人。


         “死面瘫!再见!”鸣人笑着和他碰杯,那声清脆的碰撞声瞬间淹没在了嘈杂声里。
       


       之后,他再也没有见到鸣人了,和栉子走的那天,只见到了水月,水月冲栉子开玩笑说要早日喝到喜酒,但栉子明显不在状态地东张西望,他猜想游木来了,却始终没见游木的身影。
 
        他如愿的来到了R学院,梦想被重新拾起的幸福感和兴奋,让他觉得难以呼吸,他真的重新开始了。


           他想一直待在学校里,努力地学,拼命地学。但栉子却不喜欢,她满脑子的二人世界,他最后选择妥协,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应付好栉子,所以他尽可能的妥协。实际上就算住在一起也没栉子想的那么好,他的时间早有安排,排得满满当当。
  
        没过多久他听到鼬提前完成学业的消息,真不愧是宇智波家的天才,鼬应该又要被父亲拉去公司了,他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第二年,他正式在中岛家的催促下向栉子求婚,栉子答应的那一刻,他突然想到当鸣人拿到项链时那张充满孩子气的脸,“谁准你用嫁这个字了!明明是我漩涡鸣人娶你!”,他僵硬地给栉子戴上了戒指。


          圣诞节那天,他和栉子回国把这件大事告诉双方家长,媒体一时间热火朝天的报道着宇智波家与中岛家联姻的事,父亲和中岛那老头笑得合不拢嘴,他是时候得到父亲的认可了。

           奇怪的是回来的这几天一直没有见到鼬,而且母亲也有些心不在焉,他看着母亲紧皱着的眉头,在与中岛家谈话时也经常走神,他有不好的预感。
       


        “啪!”


       “你滚吧!”


          “谢谢父亲成全”
没有听错那是父亲和鼬的声音,就在书房。他从房间里出来奔向了书房,母亲站在书房前已经满脸泪水。


          他想冲进去,但母亲拉住了他,“别去佐助!”


         “妈妈告诉我,哥哥怎么了?”


          “抱歉佐助,鼬不让我说”美琴不想对鼬失信。
  
         “从今天起你不再是宇智波家的人了”


               “。。。。但还是希望父亲遵守承诺,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书房内的声音突然终止了。


        他看到脸颊红肿的鼬,母亲冲过去拥抱着鼬,然后鼬对着他笑了。鼬松开母亲拉上了自己的行李箱。


          “哥哥!为什么!”他知道鼬被赶出去了,与当初的他情景太相似。


           “没事,是我要走的,接下来家里还有公司都要麻烦佐助了,婚礼可能也没法参加了。原谅我吧佐助。”他却感觉到鼬很开心,鼬依着惯例抬手点在他的额上做为告别。


        “我现在很幸福,佐助也要幸福。”


      
        幸福?幸福?幸福吗。。。。
  


       他牵着栉子的手面对神父,被闪光灯弄得眼睛发疼,这场两个集团的婚礼现场吸引很多媒体记者,他在婚礼上接受了所有生意伙伴的祝福,没有鼬,没有水月,更没有漩涡鸣人。。。。说是婚礼,不如是一场商业会谈。

        当栉子和父亲带着他四处敬酒时,他乖乖地去了,他用属于自己宇智波佐助的风采去征服那些人,让所有人相信没有鼬,宇智波佐助更可以。
 
          结束了漫长地问候,他坐在暗处一杯接着一杯,一杯接着一杯的,审视着他将融入的世界,还有那个作为他妻子的女人。她今天穿着在巴黎高定的白色婚纱,粉扑了一层又一层,她本来长得也挺好看的,但她偏要过分地粉饰着,她喷的香水有时会令他觉得反胃。


           也许是醉了,他突然掩着眼睛笑了,他想起,他离开家的那天自己高兴疯了,和鸣人挤在小小的合租屋里喝了整晚的酒,他们醉得一塌糊涂,然后在深夜里他们带着酒气缠绵着,亲吻着,在那个冰凉的地板上,怎么都不够,也就是在那夜他进入了鸣人,他拥有了漩涡鸣人。

          他混混沌沌间轻易地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通道,他承认那确实太舒服,是男人无法给予的感触,可他满脑还是鸣人哭红的双眼,他咬着嘴唇,抑制住自己想要呼喊鸣人的冲动。


           第二天早上,他醒来看到躺在身边的栉子,他从栉子身上移开了目光,离开了黏腻的床。


         他在浴室里发呆,他站在镜子前好好地看着自己的模样,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左肩,他沉默了。。。


       很快他的生活被工作填满,鼬的事他也渐渐地把它放在一边,他没办法,父亲和母亲对鼬的事只字不提,而且鼬的消息已经被封锁了,很难打听到关于鼬的消息,似乎父亲遵守了和鼬的约定,不干涉也不外扬。


           他生活里只有商业伙伴,没有朋友这个人物,他在忙碌的工作中慢慢习惯了抽烟,但再怎么失落他都不碰酒,酒会让他沉迷,当然见客户就非喝不可。烟能让他时时刻刻清醒着。一个人在办公时,沉思时一根又一根地抽着,他也想戒掉,可他没有戒掉的理由,因为没人劝过他。
 
          栉子在交际方面游刃有余,她每天出席各种晚会,陪那些生意上的夫人们逛街,他实在不怎么会对付那些人,栉子在这方面帮了他不少。


         已经过去四年了,他似乎在忙碌的日子里快忘了过去,直到他知道新上任的经理是游木时,他记起他的高中。

          “游木的职位要提拔的话,为什么不先问一问我的意思。”他叫住了正要提着包包出门的栉子,栉子松开门把看着他。


        “这种小事,你不会说你在意吧”语气里有些嘲讽。
 
       “游木不行,他这家伙绝对不可以!”他想起他和鸣人被劫留的那天。
 
          “我比你更知道游木是什么人,就这样。提拔都提拔了,总不能明天你把他废了吧,要别人怎么看。”栉子没有和他继续谈下去的意思,已经出门了。
    
          其实两家联合看似很和平,但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他被中岛家四处压抑着,很多事情其实不能自己做主,在中岛不同意的情况下,很多决定都会被否决。栉子也如此,她的权利在宇智波这里几乎和他等同,宇智波集团在慢慢势力变弱,在联合中中岛集团占上风。起初在看到游木的简历时,他毫不犹豫地把它扔了,后来呢,在栉子万分的努力下,还是任用了游木。

          他很聪明,他当然知道栉子和游木关系不正常,但他不想拆穿,随便吧,他无声地笑着讽刺自己。


       “真抱歉,难得老同学请我喝酒,我还迟到了”游木这样说着却没有一丝道歉的口吻。他坐在那里没有动作,游木自觉地点了杯酒。

        “老同学?你叫得道挺亲切”


         “我知道你因为六年前的事还在恨我,但都过去了,我也不想因为高中时的事,害得你公私不分。”


          “。。。。。。”六年前?


        “其实我也没想到山口他们会遇到漩涡鸣人,而且没想到鸣人那么仗义。想想真佩服他”

          “你说什么?”感觉到自己错失了什么,他开始慌了。
 
       “你现在和鸣人没有联系?那么。。。。。。”游木突然打住了,他明白自己作死地说了不该说的话。


          “继续”他发红了眼命令游木说下去,“继续说下去”


           “那真的不是我的意思,我没让山口那么做过”游木慌了,连忙低下头,佐助的眼神似乎就要把自己杀死。


         “聚会结束那晚,山口他们一直尾随你,但却遇上了鸣人,山口好像很喜欢鸣人,作为放过你的交换,鸣人同意和山口一起去blued”。
 
          blued,这个词就像一把刀一样割着在他的心脏,那可是国内最大的同性酒吧。

          “长得挺可爱的,如果你让我操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的兄弟”山口抬着鸣人的下巴,就在鸣人的耳边喃语,他的脑海里重播着他们被围困住时的画面,山口那个玩儿味的眼神被放大,还有鸣人慌张的眼神。


          “鸣人他在哪里!你他妈的快说他在哪里!”他愤怒地把坐着的游木拽离了座位,游木刚点的酒摔在了地上,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但他并没有注意那些不必要的东西,他只知道自己在听到漩涡鸣人这个名字时,自己的心崩塌的声音。


           “我。。。我,我也不清楚,听说后来山口被抓了,而鸣人的事没被传出来,后来考上D大了,离开了这里。。。。。也许,也许他还在D大附近。”游木说完被他扔了出去。


         “佐助,那件事真的不是我指使的”他要离开时,游木又加了这个自辩清白,看着游木见风使舵的嘴脸,他真想在这里把游木废了,但他没有那么做,他不想浪费时间,他要见那个那么多年来都敢想起的人——漩涡鸣人。
       
        还以为寂寞让我变得强大
      一想你 痛彻心扉无法招架②


             他没想到会找到这里,他没想到漩涡鸣人居然在这里,他面对这熟悉的铁门心痛得发抖,这是那间他和漩涡鸣人生活了七年的合租房。他对着铁门思索要以怎样的方式面对鸣人,鸣人真的为了他。。。。。



①来自《你傻的》
②来自《寂寞高手》

评论

热度(52)

  1. 喵卡啾,雪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萌软煎炸,雪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