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卡啾

转载lo,希望观客多给原lo作者红心蓝手。

佐助特烦恼(结局⊙﹏⊙)

,雪子:

:佐鸣   副鼬鸣
:结局很平淡,很短小
:作者后面有很~多要话说
:道个歉,上次说的更新日期没有如期放文
非常之抱歉(鞠躬ing)





           他抬着头看梯子上的佐助自言自语的样子,上面的人咬着烟冲他挑了挑眉,他说实在的佐助抽烟的样子真是该死的帅气,我男人真帅!


        佐助已经下来了,往他脸上呼出了烟雾,他眯着眼有些讨厌的缩了缩脖子。


         刚刚自言自语说要戒烟的人却又说。


           “你觉得帅的话,那我就接着抽吧。”犯规,就是在讨他开心,可佐助指间夹着烟,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像在等着他的回应。


      “帅个屁!”他连忙说,拿走了佐助手上的烟,佐助撇见门口的一堆东西就要提着往厨房里走。随后佐助在厨房里听到画室那里传来鸣人的咳嗽声。


      “笨蛋,不会抽就不要乱来。”
佐助说着,手上也没停下来,正在处理某人辛辛苦苦买来的牛肉。


        “我哪有乱来!”他被呛得不轻,呛得直流泪,说是没乱来,然后泪眼汪汪的进到厨房给佐助打下手,佐助看了他发红的眼眶,忍不住发出笑声。


       “好好切你的菜,不要笑了”他站在一旁洗着混蛋的番茄,直接往佐助的嘴里塞了一个番茄,我叫你再笑。


      佐助一脸满足地停下来咬着番茄,像是想起了什么翻了翻那堆食材。


         “我没看错吧,居然没买拉面。”


      “一脸遗憾是什么意思←_←      还不是你不喜欢,等买来你又臭着脸。”


       “我明明期待了好久的番茄拉面。”佐助解决了被他塞过来的番茄,很正经地宣誓着对拉面的爱。骗纸,不要和我抢拉面←_←


      “对了,有东西给你看。”


      佐助出了厨房,他也只好乖乖地接手了佐助没处理好的牛肉。


       “看这个”回来的佐助手里拿着一本娱乐新闻类的杂志。


        “你今天出去过?”没注意佐助正指给他看的内容,他下意识地就问。


      “嗯,回公司了”
 
       “你就这么去上班了?”


        “没有,我去辞职的。”辞职!开玩笑了!混蛋可是工作狂,整天忙得没时间和他说话的好不好。打拼了那么久怎么可以说辞就辞,正准备质问一脸平静的佐助,却被对方及时打断了。


         “不要转移话题,叫你看封面”


        “!”
         他被封面的内容惊得说不出话来,拿在手上翻了翻再次确认。


        “你确定这是真的,而且就是下个星期了!”佐助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们去吧。”


           佐助认真地说,似乎有些伤心,为什么?他不得而知,但是一定很重要吧佐助那么在意的事,而且对他来说也很重要,当然有必要去,尽管很可能会被赶出来。


           “好,那我们就去吧!”


         他们停在围墙外,被那群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们吓得不轻,酒店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


         “要怎么进去?”鸣人躲在墙角,怀里抱着一束向阳花,正皱着眉问。


         “翻墙?”没等他回应,鸣人目测了墙的高度,打算爬墙,但手上的花束却有些碍事。


           “为什么要带这个,好麻烦,你确定鼬哥哥喜欢这个?这花明明是我喜欢的才对啊,还不如留给我。”鸣人放弃了爬墙的打算,捧着向阳花又问。


     “哪有人参加婚礼送向阳花。”


        是的,今天是鼬和栉子结婚的日子,所以有些事他必须要做。


         现在最主要的是先进去,但他们两没有邀请函,而且入口的记者和保安很多,也许他们该在手里拿着摄像机混进记者堆里,可事实上他们手上只有鸣人捧着的向阳花而已。


        他看着高大笔直的建筑,觉得莫名的熟悉,好像他那时亲手策划的酒店,他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着这栋建筑的信息。


         跟我来,他拉起靠在墙上的鸣人,去寻找他印象中的突破口,他相信一定可以找到。这个世界与另一个时空总是意外的吻和,这点他在几天前就证实了,所以这次也不会错。


        他带着鸣人停在后门,门当然是锁着的,他在门把上输入了记忆的数字。


      “嘀”


        门扉缓缓地打开。


          果然没错,后门是逃生口,只有在酒店内警报响起时才会自动打开,平常后门紧闭,有密码的工作人员才能打开。


      “你怎么知道密码?哈?哎?”
他带着鸣人往上走,身后的家伙一直在问,有点吵,要是被工作人员发现了怎么办,这个白痴。


         “知道你男人很厉害就行了,不要吵。”他伸手捂住问个不停的嘴巴,拉着鸣人去寻找他记忆中的房间,去那里的话会遇到的。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如他想的那样,过来开门的就是鼬,他觉得有些恍惚,那个时空的鼬同眼前的鼬重合着,毫不违和,他甚至下意识地去看鸣人的眼神,会不会从中看到与那个时空的鸣人眼里同样的波动,觉得自己怎么会变得这样愚笨,当然不会有啊!


         “这算不算鼬哥哥婚前的大惊喜!”鸣人高兴地凑上去说,怀里的向阳花随着动作点着头。


        “当然算啊,毕竟快七年了。”鼬的目光落在鸣人的笑容上,然后是那束向阳花,无尽的温柔在鼬的眼里,这一切被他尽收眼底,如果没有那六年的时光,他也许永远不会知道鼬的秘密——对鸣人的感情。


       “只是有些事必须做而已。”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告诉鼬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


         “我有点事要办,你们先聊”他开了门正要走出去。


     “什么事”鸣人势要和他一起走的样子,他停在门口回头看着鸣人,他对上了鸣人身后的目光,有些着急吧,好不容易才见面。他微微上扬了嘴角,鼬愣住了,他知道鼬懂了他的意味,随后鼬也无奈地露出了笑容。


       “我一会儿就回来。”他伸手轻揉了呆在一边的金发,在掌心离开的一刻轻轻推了鸣人的额头,去吧鸣人。然后门关上了。


       关上门的他靠在门上,想从口袋里摸出烟来,可口袋是空的,他显得有些急躁,只是没想到烟瘾居然可以延续到这个世界。


         门后很安静,他突然好好奇他们的对话,是在沉默还是在说些什么,该死的这房间隔音效果就是好。


        


          他听到走廊传来了脚步声,正在慢慢向这个走来,一个人啊,脚步很轻又很急切的样子。他没有躲开的打算,因为他大概知道谁来了。


      
          “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怎么就自己走了”鸣人抱着向阳花瘫在沙发上埋怨着。


      “这么说是不想和我独处的意思?”


         “呀!没有啦!我很想鼬哥哥的”听鼬那么说,鸣人立马直起腰板回答。


        “是啊,我也是”而这想念却不同于你所说的想念,是难以消磨的,辗转反侧的,他盯着眼前依旧开朗,依旧迟钝的人说。


        “你…你们过得好吗?总是太忙了,一直没机会去看你们。”


      “嗯,很好。虽然也经常吵架什么的……然后佐助还是中二的天天欺负我。”果然一直没变吧,听到鸣人幸福的抱怨,他欣慰地笑了。


      “鼬哥哥呢?我是说真的没想到鼬哥哥会和栉子在一起!”鸣人向前倾着身上问。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他看着鸣人充满疑惑的眼,迟钝的家伙一定以为是自己和栉子恋爱了吧,怎么告诉?


       是的,是被家里安排的,其实是政治联姻,他根本不爱栉子。怎么可能这么说,鸣人知道的话事情不会就此结束了,毕竟这家伙明明那么迟钝却爱管闲事。


     
       
         终于那个脚步停在他旁边。


         “你,不,你们做出决定了吗”他问,问那也许刚套上婚纱的栉子,但其实他在看到她的那刻就知道了栉子的决定,她提着纱裙,裙摆下是他见过栉子穿过的最舒适的鞋——运动鞋。


           “决定了,游木会来接我”他也见到了栉子真正发自内心的幸福的笑容。


         “虽然不知道佐助先生是怎么知道我和游木的事,但是非常谢谢你的鼓励,让我们提起勇气离开这里。”这个世界的栉子似乎比另一个时空的栉子要沉稳得多,而且要更坦诚。


       看到杂志的当天晚上他握着手机想了好久,他在想栉子的号码,也许就真的可以和栉子谈谈。他在犹豫,他无法保证接电话的会是栉子,更多的,他无法确定栉子和游木在这个世界里是否也是在一起。


    庆幸的,他从电话那头听到了久违的声音,也知道了栉子和游木在家族安排中的挣扎。他兴奋不已,他真的有那个机会,让鼬逃离恶心的安排,他欠鼬的东西很多很多,走过那个时空的他知道鼬一直以来的痛苦。他如今只能帮到这里,尽管这比起鼬对鸣人和他的守护还远远不如。


       在听到栉子的感谢时,他也向栉子露出了他真切的笑,其实他也欠这个女人很多东西,栉子从小就困在家庭的控制下了,现在可以挣开了吧,就算和游木未来的日子也可能会很普通甚至有些糟糕。


       没有再多的对话,他看着栉子渐行渐远。


  
         他再次注意到鸣人手里的向阳花,鸣人也终于发现了他的目光。


        “对了,我居然忘了这件事,这是我和佐助给鼬哥哥带的新婚礼物”他接过向阳花,似乎还能感觉得到鸣人手心的温度,呆看着花束,握着花束的手更用力,想去抓住那转瞬即逝的温度。


        “喜欢吗?”


         “我真的很喜欢” 从见到你的那刻,我便爱上向阳花,没什么特别,只是你喜欢罢了。


         “果然还是佐助懂鼬哥哥,我开始还觉得送向阳花很奇怪的,但佐助说鼬哥哥很喜欢向阳花,我还以为这种花只有我会喜欢。”


         “是佐助说的?”鸣人乖乖点了点头。


        刚才佐助的眼神,他多少猜出佐助的意思,就像是完成自己最后的奢望,然后赴进父亲安排的婚姻里。


         他没想到佐助会知道自己对鸣人的感觉,明明藏得很深才对,可现在看来佐助很清楚他的感情,连向阳花的事都知道。他忍不住摇了头,太失败了。


      
       “差不多该走了”他没注意到佐助已经进来了,正打算带鸣人走。他看了时间,确实离婚礼开始不久了,又要和他们分别。


        “怎么就要走,明明刚见面”鸣人凑到佐助耳边又说,“而且你都没和鼬哥哥好好聊聊。”


        “那又怎样,还不是要走。”


         “就冲你这口气,我要多呆会儿”


         “走不走。”佐助又问。


       “⊙▽⊙”
      
        无奈地扶额,是又要开始没营养的吵,佐助和鸣人互瞪着对方不说话,好吧……
 
        “没事,你们先走吧,以后会有机会见的,而且这个时间点差不多会有人来了。”


      “可是,我想看鼬哥哥的婚礼。”鸣人这句却是对佐助说的。


       “鼬都那么说了,你个白痴。”佐助有些烦躁地抓起鸣人的手要往外走,他的目光紧跟着他们的身影,在多看一眼,让往后可回想的片段再多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等一下。”鸣人让佐助松开了手。


        下一秒,那个人转过身来拥抱自己,他惊在原地不敢动弹,虽然他是多么想用尽全力去抱鸣人,但他不能,就是不能。


       “抱歉不能留下来,祝你幸福鼬哥哥。”鸣人的声音如电流般传进他的耳里,让他颤抖。


       被你如此祝愿,所以我会努力幸福的,尽管是谎言。


     我会的,他才抬起手放在鸣人的背上。


          进了楼道,往下走就能到后门了,本就不想那么快离开,他在楼道里走的速度有些慢。走在前面的佐助突然停下了脚步,铁定要说他走得太慢了,不会生气吧,他看着佐助的冰山脸猜想着。


       但实际上,完全超出他的意料。他被佐助圈在怀里,他们靠在拐角处一动不动。


       什么也没说,他也安静的去蹭佐助厚实的胸膛。


       “我做了很长的梦。”佐助抱着他说,他没插话,静静地听佐助的诉说。


      “我梦见自己去了R学院,最后还接手了公司。作为代价你的心不再属于我的,你拥有自己的生活还有另一个很爱你的人和你一起生活。”


         
      他想挣开佐助,反驳这个可笑的设定,他一动,佐助把他圈得更紧。


      “别动”耳边喷洒来的湿气让他安静下来。


       “当我知道你不再属于我,当我知道我永远只属于你过去时,我好后悔,我觉得再那样下去我会疯掉。”明明只是梦吧,但听佐助说来却那么痛,那么真实,他甚至听出佐助的声音在颤抖着,伸手抚上佐助的侧面,让佐助平静些。


        “果然,不能没有你啊,于是我真的去死了。”佐助说去死的那刻在笑。


          他抬头去亲吻那双薄唇。
       
          “没事,梦而已,我真真实实的一直陪着你。”


            “一直对吧?”佐助却有些不自信地问,真是难得,他居然看到了当初自己的模样,总觉得自己很差劲,总觉得不安。


       他再次用吻回答佐助的问题。


       “在勾引我表白吗?”
   
         佐助摇了头,相视而笑,他们又交换一个湿润的吻。


          “喂,确定不看婚礼?”
       
         “不看,反正也办不成。”


         
          


            之后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中岛栉子和中岛公司一小职工私奔的事,他这才明白佐助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一时气坏了,捧着杂志大喊栉子伤鼬哥哥的心,佐助二话不说就打了他的头。


       你个白痴还真看不出来,鼬和栉子只是政治联姻!


       哦。哈?⊙▽⊙   
     
        他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佐助一脸你个笨蛋的,咬着烟回到书桌前继续完成图稿。


         他看着佐助异常忙碌和认真的样子,觉得充满干劲,也拿着画板开始工作。


      佐助忙着为面试准备作品,他有时也跑去看看佐助的作品,好厉害,和过去的作品完全不一样,更加干净和成熟了,他瞬间理解了佐助说的:留在那个公司不值得。


      
        
      和中岛家的关系破裂后,公司开始人员大换血,最重要的是寻找更优秀的建筑设计者。


        “下一位。”


      一上午的面试,终于到了最后。鼬等待着最后一个面试者,压轴出场的这位的作品被公司里的老设计者们一致看好,作品成熟而且设计跳出了当下的建筑设计的常规,他为此充满了好奇,当看到简历的那刻他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是宇智波佐助”
         很好依旧简短严肃,不愧是宇智波佐助。





ENd


我的第一篇文终于结束了,有点心累,不知道结局在写什么,平淡得要疯了!
我可能不怎么会写HE


写结局时无限的怀念当初be的设想——在另一时空的佐助想寻死,结果被鸣宝救了,然后鸣宝死,相对应的躺在病床上的佐助死。
(*¯︶¯*so    你以为be结局在虐谁?


有人说想知道另一个世界的鸣宝到底爱不爱佐助。好吧,我会出番外。
什么时候出,看心情…也许毕业后。
预告一下我下一篇文《老师好》
没错,就是师生恋(*¯︶¯*) 而且 绝对不是欢脱文。
拜拜~
       

评论

热度(61)

  1. 喵卡啾,雪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萌软煎炸,雪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