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卡啾

转载lo,希望观客多给原lo作者红心蓝手。

佐助特烦恼(重发,一更)

,雪子:

:佐鸣      副鼬鸣
:夏洛特烦恼梗
:文量实在太多,决定还是分开发
:之前看过的,没看过的都来捧个场(*¯︶¯*)
:文被吞后,由于各种原因我原文被删了,我又重写了π_π(命苦)   所以才更得慢,因为重写过,很多细节可能有变
:不分章节,只分几次更。


        


           他一直漫无目的地跑,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他该怎么改变这个糟糕的现在,这个糟糕的生活,他想重新来过。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对一起生活了七年的漩涡鸣人说,我真希望我没遇见过你,我不要和你这个白痴过这种糟糕的生活,一切都结束了漩涡鸣人!声音刚落,鸣人的调色板砸在了地上,红色的颜料一直流到鸣人的脚边,随后他听见鸣人的咒骂,他挨了鸣人的一记硬拳,过大的冲力让他撞在了门上。


      当鸣人意识到自己打了佐助时,他慌了,这七年虽然经常吵架但从没有动过手,可他又回到佐助的话,他觉得没错,是该揍的。他有意识到这些年佐助变得越发沉默,自己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弄脏了佐助的西装吗?


       这是他升职的最佳机会,总裁说他的方案在这次看来是最出色的,公司会考虑使用他的策划,说要听他详细说明这次策划的想法并请他去吃晚饭。佐助就指望着这次机会能改变他的生活。鸣人很喜欢画画,在校时他的画非常出名,如今靠给公司设计广告图和给杂志设计封面谋生,而自己则在一家建筑公司从小职工做起,生活状况并不是很好。听到公司的决定,佐助高兴坏了,他甚至忘了和鸣人分享这件好事,慌慌张张地穿上自己的西装,抓起文件,就往外赶。


        他没想到总裁还带了自家的女儿过来,羞涩地坐在他旁边,他更没想到给总裁看的方案上,那文件居然是点点的红色颜料,甚至他西装上也有,一切机会都不复存在。


        他觉得鸣人成心要毁了他,他想到当初为了所谓的爱情放弃出国留学,放弃和他的哥哥鼬竞争的权利,又想到每次回到家里餐桌上油腻的番茄拉面,真的够了,他累了。
 
       所以他没有给还在作画的鸣人一点解释的机会,结束吧,结束吧,我要离开这里,我宇智波佐助不该过这样的生活。


        鸣人楞在一旁,他看到佐助笑了,笑得那么的无奈,笑得他心碎。结束了鸣人。佐助最后说,然后摔门而出。


         他觉得太累了,他忘了自己最后停在了哪里,他看不清周围的景象,直到车灯直射着他的眼睛让他无法睁开,他可以感受到车子正直直向他冲来,就像刹车失灵的车,喇叭声在他耳边狂鸣,他没想躲开,因为他不知道如今的他该去向哪里。


        当他闭上眼睛的那一瞬,他被一双温暖的手拉到了街边。


         “!”
 
      “你疯了,还是天才也有犯傻的时候?!”鸣人把眼睛瞪得老大,气呼呼地冲佐助吼。


       “我们之间彻底结束了漩涡鸣人,分手吧!”他愤怒地甩掉那双手,他沉着脸再次告诉鸣人,他厌倦了两个人的生活。他本以为会看到垂下头,一言不发的鸣人,但是他并没有看到


       “啊?哈?我们。。。”鸣人居然在害羞,他可以看到鸣人发红的耳根。“我们。。。好像没发生过什么吧”鸣人觉得莫名其妙,佐助居然说那么奇怪的话,明明没有开始的,好吗!?他没意识到自己纠结的点出了错。


       这时他才发现眼前的鸣人穿着木叶高校的校服,而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消失,自己?!,自己身上也是木叶的校服,怎么回事?“一定是被撞昏了,在做梦吧”
他开始自言自语。


         哈?我没看错吧,佐助在逗比似的自言自语,鸣人一脸鄙疑地看着佐助,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总不可能是因为我今天放学拖得太晚,气的吧。


       难道!


        “啪!”
 
         “卧槽!你不会真疯了!?”鸣人拦下佐助的手,他刚才居然在自己打自己的脸,听这声音不是开玩笑的。


          佐助呆住了,他没理会咋咋呼呼的鸣人。真的好疼,那一巴掌疼得要死,他左边的脸颊疼得发烫。他再次看着眼前的少年,鸣人蓝色的瞳孔闪着光,充满活力,那是他爱的少年没错。


         再次尴尬,鸣人对上了那双装了太多复杂情感的黑眸,到底是怎么了?鸣人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情况,只是下一秒,他被拉进了佐助的怀抱,重重地,他甚至听到骨头的撞击声,还有他自己如鼓的心跳。


        一切都是梦!都是梦!那七年都是梦!这才是真的!


        “我先回去了”短暂的拥抱后,他笑着拍了鸣人的肩膀就朝着家的方向跑。


       “啊?那个?佐助!”鸣人看着佐助的背影消失在黄昏中,莫名其妙的一天,到底是什么事,他呆呆地听自己的心跳慢慢恢复平静。


           他可以回家了,自从和父亲闹翻后,他已经很久没回家了,甚至很少给母亲打电话,而那只是梦,只是一个噩梦而已宇智波佐助,他这么告诉自己,终于他停在门前滞了口气,屋内传来哒哒的声音,握着门把的手兴奋得颤抖,他知道那是母亲在准备晚饭。


        “咔”


         “我回来了!”他忍着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告诉自己不必对之前的梦太认真,他其实从未离开家,也从不会放弃要打败鼬让父亲刮目相看的目标。


       “今天有点晚喔佐助,一直在等鸣人下美术课?”美琴没有转过身去看佐助,依旧忙活着手里的事。“哎?佐助有什么事?”美琴被佐助突然的拥抱吓到,平时明明很冷漠的。


      “嗯?没什么,只是想抱一下。”他松开母亲,努力掩饰自己的激动。


         “我以为是发生什么大事了!”美琴松了一口气,表示儿子今天的举动很吓人。


       “你先等儿,饭马上就好”佐助很快被她赶出了厨房。


      “对了,鼬说他下个月会从英国回来,没想到假期来得真快”


       “好”


         “佐助要不要去机场接一下?”


       “好”


         “你父亲出差了,今晚就只剩我们两个了,也不能这么说,就算他不出差也剩我们两个。”


          “好”


           “佐助?”美琴从厨房探出头来,看到他在家里转悠,漫不经心的,佐助停了下来,发现母亲正看着自己,“没什么”母亲无奈地摇头“佐助,可以帮忙摆盘吗?”


        “我回来了!”鸣人伸手把灯打开,屋里乱糟糟的,不是衣服,就是泡面调料包,还有一堆半成品的画作,最近可能是状态太差,总是画不下去。


           再这么颓废可不行了,他有些失落地捡起地上的画纸,都一并揉成团扔进垃圾桶里,有些疲惫地把身体陷入沙发上,看着发黄的天花板发呆,花了眼,他仿佛看到天花板上重播着佐助突然拥抱他的影像,有佐助的呼吸,甚至能听到当时自己的心跳声还有灵魂的叫嚣声,他闭上眼想赶走这奇怪的感觉。


        再睁开眼时,它果然不在了。有时间想这些不如好好画画,好好补习,对了,是佐助帮他补的课,虽然那家伙嘴上说讨厌,但实际还是挺有义气的,果然很想和佐助在同一所大学。他起了身,他承认自己很喜欢佐助这家伙,但那种事本来就是不可能的,无奈地笑笑,又坐到了画板前。


          果然一切都是一模一样的,什么都没有变,他下了车,注视着木叶高校,看着人们熙熙攘攘,他提醒自己和鸣人的那七年都是梦,可是内心的真实感却无法让他真的欺骗自己,但他确定的是,他可以重新来过,过自己本来追求的生活。


         肩膀突然被人大力地一锤,“吊车尾的,干嘛!”他习惯性地脱口而出,捂着肩膀瞪着在他身后还没下单车的鸣人,鸣人臭着脸,没回答已经疼伤的佐助。


      “干嘛?劳资在xx路等半天,你TMD坐你私家车过来!”莫名其妙,佐助对他说过讨厌坐私家车,一直都是步行来学校的,而且两个人都是在xx路口碰面一起来学校的。鸣人在路口等半天没见佐助,眼看就要迟到,正考虑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掏出手机的瞬间,车子在他眼前哗的一过,卧槽!混蛋在车里!


       没有解释,没有道歉,忘了说宇智波本来就不会道歉。“我就是想坐私家车了,不想和吊车尾的同行,可以了吧”他没等鸣人回应转头就走。


      “什么!”他听见后面久久才出现一声,为什么反应可以那么慢。鸣人骑着单车,跟上朝着校内走的佐助。


       “喂喂,混蛋你莫名其妙的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他冷冰冰地这么说,没停下脚步,停下的是漩涡鸣人。很好,什么事都会结束的,什么都没有,鸣人。他这么告诉自己。


         经佐助那么一闹,鸣人毫无疑问地迟到了,当然他大可不用担心,这点时间绝对够卡卡西老师在人生的路上迷茫个十分钟,所以他依旧大摇大摆地晃进教室里。


        鸣人赌气似的把书包砸在桌子上,想用眼神秒杀无动于衷的同桌——佐助,然后还是无动于衷,鸣人收获了其他人的目光,额,好吧,声音弄得确实有些大,后来鸣人才知道那一声把他新买的颜料砸开了。
 
         他用余光看着吊车尾一脸歉意的乖乖坐下来,他知道这种乖巧不会持续多久。


       等卡卡西老师笑眯眯地走进教室后,他收到了同桌的纸条。


       “如果你能给个合理的解释,我完全可以考虑原谅你←_←”


        “……”他看向把嘴撅得老高的吊车尾,皱着眉,用笔敲着桌上的纸张。


         “老师”佐助突然站起来打断了正在解释自己迟到的第N个理由的卡卡西。鸣人脑洞着佐助要道歉的事。  “我想换座位。” 其他人开始交头接耳,好奇怪的要求,因为佐助曾那么固执和冷漠地拒绝接触别人,除了漩涡鸣人还有他的跟班水月。


“我感觉我耳朵瞎了,老大今天脑子绝对是被门夹了”虽然这么感慨,但水月还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等着鸣人的回应。


       “混蛋吵个架而已,没必要,而且明明就是你莫名其妙……”


       “老师,漩涡鸣人上课睡觉打呼,我受不了。”他没理会鸣人扯着自己领带的手,只是看着卡卡西说出理由,而其他人却被打呼事件戳中笑点,一片哄笑声。


       “混蛋,你胡说什么”鸣人扯得越发用力。


        “我要和栉子坐”他看向前排此时惊得面部失控的栉子,他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七年后被父亲硬要塞给鼬的女人。


       “!”此刻水月真的想冲过去把自家老大打醒,佐助不是最讨厌那个女人了嘛,明明说很讨厌这种粘人又矫情的千金小姐,还有事没事,我们家和你们家的扯个没完没了。
 
       这下子全班沸腾了!因为佐助讨厌栉子这种事真的瞎子都晓得的事。


        栉子高兴却又不失态地说
“这个……只要老师同意的话,我是不建议换个同桌的”


       “栉子,不要和他换”同桌的游木拉着栉子的手,压低了声音警告着。


      “你管我”她也小声回复道,那张轻视人的嘴脸转眼无影无踪,她转过头冲着佐助笑。


          好棒的戏!卡卡西发自内心地感叹到,年轻人真会玩儿!


        “好吧!随便你们”鸣人松开佐助的衣领,突然背起了刚放下的书包,“我申请去画室,就不陪混蛋吵了。”卡卡西点点头示意同意他的申请,鸣人本来成绩并不拔尖,照他如今的成绩确实就是不吃不睡的学习也是考不上个好学校,还好鸣人有画画的天分,在国内获过不少奖,给学校脸上贴了金,他有全身心投入绘画地权力,也只有画才能让他进入更好的学校,在这方面鸣人有特殊的选择权。


       鸣人一脸无所谓地走出了教室“喂喂喂,鸣人等等”经过水月身边时,水月想叫住他问个究竟,鸣人在气头上没有理会在座位上张牙舞爪的水月。“靠,不理我了”水月再转身时,游木已经被栉子强制赶出了座位。


       就是这个女人?他坐在栉子旁边用余光打量着高兴坏了的女人,“很高兴做你的新同桌”他用极小的音量对栉子说,虽然很小,但足够让她听到,让她兴奋并且失措,但她控制自己还以佐助一个甜美的微笑。
   
      他确定这个无可救药地女人痴迷着自己这张脸蛋。


          无语,不懂混蛋在想什么,他坐在画板前,举着笔发呆,他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遍最近他和佐助之间发生的事,明明自己没做错什么,不过是补课时打瞌睡,一大早不听佐助的话买泡面吃,不然就是说他是混蛋罢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这些事明明再平常不过了,还是。。。。。这个家伙知道了些什么?
  
     “鸣人这是恋爱了还是失恋了?”
   
        “啪!”我的笔。。。碎了一地,鸣人捡起笔,怨念地盯来者


         “需要帮忙吗?”来者站在他身边,用手敲着空白的画板说
      
        “佐井你脑洞有点大,是需要我帮忙用颜料补补吗?”他翻了白眼,对着佐井过于标准的笑容,他真不喜欢这笑容。


      “态度好恶劣,我明明是为鸣人好的”佐井顺手拉了一把木凳坐在他对面,依然不换表情的说。


         “要是因为这样上不了D大可怎么办?”


          是的,他最近遇上了瓶颈,总是觉得画不下去了,或者脑子一片空白无从下手。D大是他最后的希望了,他如今的状况只能靠画画才能上得了大学,毕竟自己现在主攻彩绘,而这方面确实国内竞争很大,没有过人的才华靠那么几幅画进D大的机率很小小。
   
       佐井进D大是必然的,佐井不像他半路“出家”,毕竟是从小接触画画的,而且主攻水墨,天知道这方面的人才有多稀少,与他相比下又有一个令人羡慕的成绩,他害怕“一起去D大”的承诺会落空。


         “要是鸣人不在D大的话,我会想你的。”佐井没察觉到他的担忧接着笑咪咪的调侃他。
     
         “卧槽!起鸡皮疙瘩了!”他也装着没事,接着佐井的玩笑话。


      “我是说真的。”他看到佐井收起了那个令人不舒服的标准笑容,认真地看着他说,那墨色的眼睛极其认真的。他突然觉得佐井学水墨是多么的适合,就仿佛所有的水墨画都在他墨色的眼睛里。


       “我知道”他也认真地盯着那墨色回答,又低下头去拧开颜料的盖子,把颜料放在调色板上。
     
        “到时候D大见!”他抬起头露出他最自信的笑容。
    
       “好!”他看到佐井不同于那个标准微笑的笑容,让他觉得舒服了许多。


       他干脆就一早都呆在画室,画室里人很少,就佐井总是没事到他这里来晃悠着,弄得他没有心思画画,要是迈不过这大脑枯竭的坎,那他不是就没希望了,呆在画室也不是个办法,呆在画室不能挽救他吊车尾的成绩,看来还是要回去上课。。。。


          挣扎了半天还是要回去。


         习惯是一种坏东西,他果然还是不习惯没有鸣人在身边的课堂,尽管鸣人在课上睡觉总要他帮忙留意老师的动向,尽管鸣人半路醒来一脸茫然地问他各种问题,他就得皱着眉头给鸣人讲题,明明很烦但却该死的让他安心。
  
         那个女人从换了座位就盯着他的侧脸看到现在,他没像以前那样对着栉子说“滚”,他只是一言不发,并祈祷自己快点忘了那害人的习惯。


      课间水月在他周围不停地晃悠,碍于栉子在,水月没直接过来,就朝他使眼色,大概就是要他离开座位出来谈谈的意思,他懒得解释,依旧坐在那里不动,他要怎么解释呢,毕竟水月是最早知道他对鸣人的那点心思。


        我靠,老大无视我!水月扔下一个“算你狠”的眼神,就往教室门口去,本想去找鸣人聊聊,可是鉴于画室离教室真的太远,这下去就铁定迟到,然后铁定会被卡卡西叫去刷厕所。他还记得之前老大让他跑腿去买鸣人的什么什么面来着,他活活刷了三天的厕所,那滋味!给他多少money他也不要去刷厕所!


       看来还是个人幸福比较重要,水月停在门口又转身回到座位上。真是让我操心,想当初我是怎么帮你撩鸣人的,丫的,居然说变就变。水月开启怨念模式锁定着他老大的背影。


       他自然也感受到了水月的目光,心里有些无奈又想笑,他更注意到最后一排的目光,就坐在他原来的位置上,这个不同于水月的怨念,而是厌恶,他确定是的,那是游木的目光。


         很快,纸团从后头砸在他的桌上,他猜想是水月正在突围。


       “警告你最好离栉子远点!”幼稚,他勾起嘲笑的嘴角,他还记得这不是水月的字迹,所以,他转头对上了游木充满敌意的目光。


      他觉得游木真是可怜的家伙,但他不想向弱者妥协些什么,毕竟他曾因生活做了那么多年的弱者,他讨厌那时的自己,讨厌可笑的弱者,那张纸就在他手里,也在游木眼前,被他撕碎。


       这一早鸣人都没在回到教室,真的胆小鬼,就这么随便吵吵就不来教室了。


        “佐助,既然是同桌了,可以一起去吃饭吗?”栉子小心翼翼地问


     背后的水月竖起耳朵去佐助的回答,换座位就算了,吃饭就休想了,水月心里开始乐呵。


     “好啊”水月却真的听到佐助说
  
       “真的可以吗!”女人尖叫着,快要扑到他的身上,他没躲开,而是肯定地点了头。


         “完了,老大没救了”水月摊开手不想管了,劳资自己去吃饭行了吧。


        出了教室,栉子跟在身后一直低着头,说是要找找附近有没有寿司店,他顾不得身后的人一直走,直到他发现自己停在了画室的窗前。


他透过窗看到坐在画板前的鸣人,左侧那位,他注意到腾出一只手搭着画板的人,和他一样有着黑色的头发,佐井,他心里暗念着。


         画室里的对话被一墙之隔消除得一干二净,他不知道鸣人和佐井在说些什么,只是鸣人炸毛地冲着佐井说了什么,似乎被气得不轻,可佐井却很高兴的样子,他皱着眉盯着佐井嘴角上扬的弧度,真是令人讨厌的笑容,是的,一直以来都很讨厌佐井。


        现在的他不会选择打开画室的门,不会打断他们的对话,不会把鸣人拉出来说“去吃午饭吊车尾”!他已经决定和一切有关鸣人和他的未来断绝,对的,那不是他要的生活,他没空再盯着那些场景多虑什么,他转身离开了画室。


    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赴中岛栉子的约,不是吗。


    再见到鸣人时已经是下午了,在鸣人进来的那刻,他们的眼神在其中触碰到一起,他连忙低下头去看桌上的书,鸣人也在那刻微微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但也再无其他了。


         “鸣人,鸣人”水月见鸣人回来比谁都要兴奋,立马跑去“勾搭”。


       “什么?”
     
        “我跟你说”水月示意鸣人把耳朵凑过来。


         “闭嘴水月”他头也没回地说,虽然还不确定水月会说什么,但可以猜想到和自己有关,毕竟水月爱管这种闲事。


       鸣人皱着眉头看着再没有什么回应的背影,水月识相地要退回座位,但瞬间就被人揪住衣领。


       “是兄弟你就说。”
      
         “额…是兄弟啊”水月被拽回来,衣领勒得他有些难受。
      
         “但是,我表示先保命比较好,你们就随意吧,我不管了”水月硬生生把抓着他衣领的手掰开,转身就回到了座位上。
 
        水月走后,鸣人才意识到游木一直在旁边,平时也没和游木说过什么话来着。


        “很高兴和你做同桌!”鸣人露出他最好看的笑容正对心不在焉的游木说。
 
         “可我不高兴”


           真是个笨蛋,看脸色说话这么简单的事都不会,佐助在前排却清晰地听到鸣人和游木的对话。


       后面再没有吱声,他已经想象到鸣人哑口的表情,也感受到鸣人的目光一直停在自己身上,他还是没由来的觉得心情不错。


        今天鸣人的活跃度很高,没指课堂上的活跃度,是说鸣人课间到处找人聊天,就在他附近。教室里充斥着鸣人的笑声,那笑声在他的耳里不断被放大,让他觉得心烦,怎么可以一直那么高兴地笑。


         “吊车尾的!吵死了!”


          他以鸣人太吵为由,与鸣人打开骂战,本打算一直打冷战的佐助最后还是破了功,果然不和鸣人吵这件事是不可能的,因为吊车尾的怎么那么吵。


        鸣人觉得心情不错,佐助最后还是和他说话了,虽然……严格来说不是说话。


        他高兴得差点在画室里笑出声来,画室总是安静的,美术课也不过是几个特长生聚在画室绘画罢了,除了笔与纸的摩擦声也就再无其他。


        坐在他身边的佐井突然用笔敲了他的肩膀,示意他转过头来。
  
          “鸣人,我说找个时间你给我做模特怎么样”佐井压低了声音说。


         “可以啊,你要画什么”
    
           “。。。。。。”
   
            “干嘛?”


             “裸体(^_^)。”
          
             “我拒绝←_←”


      
          糟糕,又被老师拖了时间,佐助会不会已经走了,他蹬着自行车在校园绕了一圈也没发现佐助的踪影,直到他出了校门,他放缓了速度,最终停在门口,不远处的佐助和栉子并肩走着,晚风吹拂着栉子的裙摆,吹开了佐助垂在两侧的黑发。


        为什么那么好看,连天边的晚霞都是泛着粉红。要……过去吗?


         “佐助,其实我……”


          “混蛋,你家的车跑哪儿去了”他大大咧咧地打断了栉子的话,还没从单车上下来,用脚支着一边就停在佐助身边。


          “漩涡鸣人!”栉子对他的出现很是不爽,他几乎能听到栉子因为讨厌他的出现而气得龇着牙齿的声音。


         栉子似乎还要开口说些什么


          “不劳吊车尾的担心,等一下车会过来的”


         打断栉子的人不是他而是佐助,他莫名感到高兴仅仅是佐助不顾栉子而回应他的话。


       他果然很白痴因为简单的对话而高兴,下一秒,他和栉子几乎同时出了声,混成一团,仿佛争着要佐助先听到谁的声音。


        可这些声音也抵不过佐助的一声,“可以,我答应你。”


          他清晰地听到佐助的话,那一刻,他多希望自己是个聋子。
    
        “什么……你说什么?”他想确定他听到了什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栉子红着脸也在期待佐助的回应。


       “我是说”他居然看到佐助转过了头,背对着他,是的,背对着他。


        “栉子不是问交往的事吗,我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


          这些话居然是佐助说出来的,他一时觉得好不真切。


       他总是见到这样的场景,女生红着脸把佐助叫住了,“那个,那你们聊,我先走了。”他识相地想走开,给来告白的女生一个空间。
  
        “不用”佐助却在他转身之即把他拉回来,“说吧,同学你有什么事”佐助冷着脸说,后面的事总是一样的,不管换了哪个女生,他都能听到佐助说抱歉,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每次听到佐助的拒绝他会高兴,果然之有我才能站在他身边,他总那么想,表面上劝着佐助对女生好点,佐助皱着眉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是的,尽管那样他还是有想过总之那么一天佐助还是会走,他的位置会被一个优秀的女生代替,也许哪天佐助就点头了呢,但他打死也没猜到会那么快。。。。。他居然那么快就听到了他最害怕听到的回答。


         “真的!”


          佐助再次肯定地点了头,他看不到佐助的表情,只是栉子高兴得合不拢嘴,甚至迫不及待地送上了拥抱,所以刚刚应该走开才对,为什么要上来打招呼。


         “明天见”栉子挥着手,转身就进了停在身侧的私家车。


       然后只剩他和佐助了,还要沉默多久。


        “神啊!混蛋居然脱单了,太不够意思了,之前明明说过要一起脱单的”他装做和平常一样,和平常一样地吐槽,他没有那么伤心,他没有在意,他不断地告诉自己,只是早晚的事而已,都会过去的鸣人。


          “要是羡慕你也找一个?”
    
        “切,我可不像你还有心思谈恋爱”


         “随你便”佐助说着就要走开,他赶紧把车横在佐助面前。
 
      “什么随便,你可别因为周末要约会就忘了给我补习的事。”听到他说,佐助有那么一瞬的沉默。


          “我就偏要约会了,补习就结束吧。”


          “混蛋你说什么!”他冲着绕过他正往那黑色的私家车走去的佐助说,他跟了上去,却只是听到车门的关闭声,他透着车窗看着佐助不露心思的眼神,那张薄唇又说了什么,他只是看到了嘴型,大概就是……


        “补习取消”
    
          他看着远去的车尾发着呆,
自己怎么那么差劲,没有佐助会很糟糕?怎么会呢,没有他,我照样可以D大,以后照样找比他帅的。。。。。。。不,是比栉子好看一百倍的!他给自己打着气。


    
        长桌上的晚餐特别的安静,连呼吸都是噪音,他盯着父亲一如既往的冷峻的脸庞,心情有些复杂,有些怀念,又依旧很讨厌这个冷峻的男人,他看了一眼在父亲旁边温婉的母亲,难以想象母亲一直是怎么和父亲走到最后的。


          他没再多想,毕竟今天很难得,难得这个整天只有工作的人回家了,他很聪明,懂得要抓住这个机会,打他“翻身”牌。


         “其实,我在和栉子交往”他的话打破了晚餐的冰冷。


        “中岛家那位?”他终于对上了父亲和他一样的黑色瞳孔。是的,他抿着嘴点了头。


        “好!”那一刻他看到了父亲嘴角上扬着,无疑,父亲对他很满意,接下来就是出国了,也就剩R学院的事了,他恨不得时间飞逝,一下子走完全部的好。


        “栉子?”美琴却呆呆地亲声念着那个名字,那个中岛家的大小姐啊,可是太奇怪了,佐助会和栉子在一起这种事,佐助怎么会喜欢栉子,美琴想想觉得别扭。可是……佐助在笑呢。美琴看到佐助的笑容,真的喜欢?她脑海里却突然跳出那个笑得好看的男孩,金色的头发像太阳一样。她摇摇头去抹掉奇怪的想法。


           “很好。那你还是要坚持留在国内。”让他期待的事终于来了,他赶在父亲说着假设性的话前接话茬。


        “我决定出国,只是我会用自己的实力出国,就不用父亲安排了。”是的,他会用自己的实力去R学院,他要证明自己并不比哥哥差,他可以更好,会有更好的未来。


        美琴不再纠结什么,佐助的话里透着难言的兴奋和坚定,或许佐助有全新的目标,不同于她之前所认识的新的道路。


        “可以。”这句话告诉他,他终于可以彻底开始他的路,他本该去的地方,他本该有的生活慢慢地走来了。


        很快佐助和栉子交往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校园,栉子整天黏在他身边,就差在他头上写着“佐助是栉子的男朋友”这几个字了,他很讨厌这种脑子有病的行为,但他还是忍了,他觉得习惯了就好,鸣人天天用聒噪的声音喊他“混蛋”,他照样习惯了。。。。


        所以,他告诉自己忍忍,他不能半途而废,因为他和栉子在交往的原因,宇智波在和中岛家的谈判上进行得很顺利,很快父亲就会看重他了,就会忘了还在国外的鼬。


          鸣人很少来教室,他挑自己的弱项来上课,来到教室里,也很少在和佐助说什么,他想一直这样下去,不去理睬的好,不去看就好,尽管佐助和栉子的八卦在学校了传得满天飞,他捂着耳都能听到佐助的消息。


        而佐助根本不懂他现在有多么的难过,是的,那个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心思,他嘲笑着,不知道该感到高兴还是难过了。所以那个没心没肺逮到他还是照样和他说那些没营养的话,还是要和他吵,吵嘴这种事会让人上瘾吗?


       或许和鸣人吵嘴就是一种瘾,他也想绕开鸣人的存在,反正以后没有什么关系了不是吗?一开始鸣人也很有默契地在躲着他,他都懂,他本来也该安安份份地才对,可是还是不行,当鸣人和水月烦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果然还是习惯地被拉进了吵闹的世界里。然后,没来由的感到该死的舒心。


       鸣人又向画报寄去了自己的作品,能登上去的话一定会被注意的,而且还能收到一点费用,两全其美,他花了些时间画的几张作品都寄去了。


        他有些疲惫地把额头抵在画板上闭着眼,一边祈祷美术老师不要那么快就过来拍他的肩膀。


        但还是被拍了肩膀,他揉揉眼睛离开了画板,发现拍他的是身边的佐井。


        “你这次测试下降了好多对吧”佐井凑过来低声说。


      真的戳到了他的痛处,他居然掉了100名,那画再怎么好,怕是D大真的不敢要他,他欲哭无泪,主要是补习都取消了那么多天了,他能怎么办。。。。


         “不然,找个时间我被你补习怎么样?”


          鸣人听到佐井的话便两眼放光,他怎么把这位学霸给忘了,佐井的话应该会办得更好才对,毕竟佐井态度不恶劣,虽然笑容有点假。


       “真的可以吗!”鸣人表示要感动哭了。


       “不过……”不会吧,就反悔了?


        “作为条件鸣人做我的模特,说好的裸体”


       ……果然没什么好事


      “哈?鸣人不会是害羞吧(^_^),没关系的,我不会把小鸣人真的很小这件事说出去的(^_^)”


           他真想用颜料塞死佐井嘴,他没记错的话美术课还没下是吧,等下课了他想谋杀(^_^)


        “G–U–N!”(滚)
     
         结果还是要找佐助。


         “周末帮我补习”他坐在自行车上拦着佐助要进车的路。


          “没时间,我要约会。”他索性靠在了墙上。


          说到约会,他自己觉得很可笑,他没在撒谎,栉子确实每个周末都拉着他出去,无聊的商场和电影院,手臂被抱着紧紧地,他甚至有种会被栉子扯断的想法。


        话刚落下,他注意到鸣人垂下了眼,盯着脚下好一会儿,有那么一刻他想说抱歉了。


         “总……总不是每个周末都约吧,毕竟快高考了,我真的想上D大”鸣人抬起了头,语气变得温和许多,没在开玩笑,吊车尾的在求他。


           “……而且都答应佐井会一起去D大了。”鸣人又补充道,佐井?关那个人什么事?他刚才心软的瞬间不知道为什么被抹得一干二净,他本就要离漩涡鸣人远一些,可不能被吊车尾的无能给传染了。


           “大不了,我把我收藏的杯面给你好了,然后你帮我把成绩再提回来。”鸣人以为自己找到了筹码,说话时眼睛着里闪着希望的亮光。


           “我可不吃那种垃圾食品。”
不管是泡面还是拉面,都会让他感到反胃,他真的怕那东西,想想都觉得不舒服。


        “不补就是不补。”他又强调着,离开了墙面,想要绕过眼前的单车。
        
             “好吧!明天继续!劳资就不信了!”鸣人却先让了路然后,充满干劲地向他宣誓着,他看着鸣人的背影消失在路口,吊车尾的总是很固执,猜到以后的日子有得鸣人缠了,他说不清苦恼还是那么点窃喜,但他提醒自己很快了,很快就会结束的,关于他和鸣人。


           “我回来了!”
    
             “佐助回来喽!”
         
             他注意到母亲伸着脖子往楼上喊去,意思是有人?


             “谁在楼上?”他边问着边往楼梯口走,母亲摆摆手笑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在楼梯口正遇上了那个人,和他拥有着一样的瞳孔和发色,甚至面孔都是那么相似,只是那个人嘴角总是会有着温柔的笑容。
   
           “哥哥?”
   
            鼬手里拿着一束向阳花,然后腾出一只手放在了他的头上,他有些不习惯地把那只手拿开了。


         “怎么日期提前了?”


         “没什么,主要是太想佐助了。”鼬开着玩笑,下了楼梯,坐在了沙发上。


         “切!”他别扭地回复着,也跟着坐到沙发上,鼬正在给桌上的向阳花的花瓶里添水。


          “难得,佐助居然在害羞!”鼬放下水杯靠在沙发上,接着说。
      
            “我表示真的没有!” 他看着鼬有些不开心地的说,然后目光就落在了向阳花上,他觉得鼬看花,看得出神


         “怎么会突然带这种花过来,我不记得你喜欢这种花。”他也看着花问,鼬没有回答什么,“吊车尾的到是挺喜欢这种花的”他压低了声音补充说,仿佛只是在告诉自己。


           “你还在给同学补习?”


            “哈?”他觉得奇怪,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反过来问了个不搭边际的问题。


          “就是眼睛很漂亮的那个……漩涡鸣人。”


          他一时没接话,只是觉得惊讶,怎么还记得那个吊车尾,明明也就见过一次面吧,第一次来家里补习的时候。


          “没有。”


           这样啊。他听不出鼬的话代表着什么,像是错觉,他觉得鼬松了一口气。


         “听说,你在和中岛栉子在交往。”


         他看着鼬认真地点了头,尽管很害怕,他的哥哥是个很聪明的人,甚至比他更了解自己,他怕他的心思被鼬一眼拆穿。


        “那么,祝你们走到最后”出乎意料地,他能听出鼬有些愉悦地说,太奇怪了,这个祝福也莫名其妙,他想追问鼬为什么要给这奇怪的祝福。但是,他没有,怎么问,如果问的话,那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更反常。


          气氛有些奇怪,那束向阳花就在桌上,分隔着他和鼬。


他看了看那束花,心里觉得不舒服。


        “鼬,佐助,过来吃饭了!”母亲的声音在这时从餐桌上传来,他心里的不适应感才有些缓和。






晚上继续(^_^)
   
       

评论

热度(71)

  1. 喵卡啾,雪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萌软煎炸,雪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