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卡啾

转载lo,希望观客多给原lo作者红心蓝手。

【佐鸣】偏害共生(1)

薇泥斯商人:

sum:非我本意


warnings:原著向,变小梗,叔佐(30+)/疾风鸣(16),r20,设定大家都还是单身


“变小了是什么意思?”


///


佐助被拦在病房门外。


“到底怎么了?”


鹿丸望了佐助一眼,看见后者的披风上薄薄的白霜尚未化开,心情复杂。


“你先别进去,听我说,”说着,鹿丸走近病房,伸手稍稍拉开窗帘一角,“他刚睡着,别去打扰他。”


“医生们说是某种结合了基因技术和时空术的禁忌之术,还没研究出解决方法……唉,偏偏小樱出任务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纲手大人她们也联系不上,只好传信给你。”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鸣人变小了……包括生理和心理年龄。”鹿丸心底哀嚎不止。所以他才拦着佐助不让他进房间,里面躺着的可是十六岁的鸣人,要是醒了看见佐助,不知道得闹成什么样子。


“你刚才说,心理年龄?”


///


“为什么不在他醒着的时候告诉他真相?”


“我们按不住他……而且他身上还有伤,没说几句就昏过去了。”


“他总会醒的,”透过窗户,佐助看到一股橘红色的火焰蠢蠢欲动,而鸣人脸色苍白,脖子上都是冷汗,“总得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鹿丸叹道:“还是……拜托你了。”现在只有佐助的眼睛可以控制住九尾,刚满十六岁的鸣人还没有经受过大量而精细的修行和磨炼,很难判断九尾的状态是好是坏。


“不过你要小心。”


“什么?”


“他见到你后可能……会有比较奇怪的反应。”


略长的额发遮住了佐助的脸,鹿丸看不见他的表情,但透明玻璃上反射出的冶艳红光,仍透着丝丝凄人的寒意。


///


鸣人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境最后他听到有人一直在叫他的名字,是那种熟悉的、冷漠的语调,直到他从支离破碎的梦里醒来,那个声音还是在响,听得他如此不安。


“鸣人……”


鸣人感觉自己终于从深海里浮了上来,可身体里的每一块骨头都像被敲碎了又重新钉起来过,不论怎么呼吸都感觉胸口闷得慌,而他仅存着力气的手腕正被人握着。“……咳咳…呃………”他咳了好一会儿,眼前所见才褪去雾气、逐渐明朗。他看见一张无比熟悉的脸,而这个熟悉的男人的皮肤上、眼神里,甚至是衣着,都爬满着他无法理解的岁月痕迹,太过清晰和刻意。


“是我,佐助。”


“你……”


除了诧异,佐助从鸣人的眼底捕捉到一丝难以察觉的恐惧;他松开了压制着鸣人的手。


“你说……你是佐助…?”是同样的五官没错,但气质差别太大了,这个佐助一丁点也没有他记忆里那个佐助身上的阴狠与强势,相反的,他感受到一种类似卡卡西老师那个岁数的人独有的沉稳——这太奇怪了。


“是的。”


“可你……你不是…”


佐助其实有点惊讶,他以为鸣人会很开心,会跳起来说要和自己比试一场,但他看到的,是一个对自己充满了警惕和怀疑的鸣人。


「他见到你后可能……会有比较奇怪的反应。」


“我回来了。”


“我已经回来十四年了。”


///


“哈?!我中了变小的忍术?!佐助你没有开玩笑吗?会不会其实是你变大了?!”


“确实是你变小了,你的记忆也回到了十六岁,所以你不知道我已经回村了。”


“呃……”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佐助……”


“…你这样子我好不习惯……”


太温柔了!佐助怎么可能会对自己这么有耐心!


“把苦无收起来,我不想对一个病人动手。”


!被发现了……


“我说的都是事实,站在你面前的是三十岁的宇智波佐助。”佐助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鸣人。


“我明天再来。”说着,佐助布下结界。


“是我……”


“是我把佐助你带回来的吗?”鸣人双手死死抓着被子,声线颤抖。


佐助有多久没见过这么脆弱的鸣人了。


///


看来佐助说的是真的……


第二天几乎所有朋友都来了,鸣人努力接受着周围人都比自己大十几岁的事实。


“小樱和纲手大人都不在,找不到办法解除忍术,这些天就麻烦佐助带你了……唉真是好麻烦,你赶紧变回来吧,你一出事,所有工作都压到我头上,我要累死了,还不给我加工资……”


“别这么说嘛!我还没有仔细看过那时候的鸣人呢,原来这么可爱的吗?好小只哦!”


佐井点点头:“确实很可爱。”


鸣人大叫:“你这混蛋一本正经的在说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


大家离开后,鸣人百无聊赖的趴在窗户上,看着街上熙熙攘攘,正出神的时候,余光瞥见街角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赶忙留下影分身在病房,自己跟了过去。


跟丢了。


鸣人有些丧气,但也不想回那个闷的要死的医院,他开始在村子里到处晃悠。路过和佐助初遇的那条河前,坐下来吹了一会儿风后,又绕到了慰灵碑附近。


他在慰灵碑上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


鸣人喃喃道:“这十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多事,”身后传来佐助的声音,“如果你想听,我现在就告诉你。”


“但我并不想说。”


“为什么?”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就没有意义。”


“包括你是怎么回来的这件事?”


“嗯。”


痛彻心扉的伤悲,全然要人动筋伤身去体味,方刻骨铭心。


///


“啊!拉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啊!”


“咦?这是鸣人吗?怎么变小了?”


“噗……”鸣人呛了一嗓子的面汤,“……我在和佐助玩游戏!变大变小游戏!哈哈……”鸣人瞪了佐助一眼,对方却岿然不动顾自喝茶。


“哦,原来是玩游戏啊,年轻人真是有情趣!不过为什么是你变小?输了吗?”


“……大叔!再来一碗啦!”


堪堪应付过去,鸣人又气势汹汹准备冲佐助发火,却突然愣住了。


他没有看错,佐助笑了。


///


鸣人很不爽。


佐助太高了!比他高整整十几公分!两人并排走的时候搞得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


“喂,佐助,”鸣人嘟着嘴,“后来我们谁长得更高啊?”


“我。”


“我看你小子就是想被我揍!”


“怎么了,我实话实说而已。”


“我也确实很想揍你!”


佐助挡下鸣人的拳头,轻轻伸腿便将鸣人摔在地上,鸣人刚要起身,已经被佐助扼住了脖子。


“不想再进一次手术室就乖乖别动。”


“切!”


“我送你回医院。”


“我不去!医院里好无聊。”


“那去你家。”


“我想在外面呆着。”


“太危险了,你中了术的事不能再被发现。”


“我可是漩涡鸣人!我怕什么……”


“你可能不清楚你现在的身份。”


“什、什么啊?”三十岁的佐助的威慑力真的很强,鸣人几乎不敢看他的眼睛。


“你现在是火影,身负重任,你不能出任何意外,而现在我的职责之一就是保护你,我不想用武力强制你配合,你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


“……呵。”


“?”


“乖乖听话,我就不叫漩涡鸣人了!”嘭的一声,被佐助压在身下的影分身解除,几米开外的本体正举着螺旋丸,稚嫩的面庞上全是佐助熟悉的倔强。


十六岁的鸣人,浑身都是蓬勃又鲜亮的朝气,金色张扬的头发,清澈通透的眼睛。年轻是一种特别的忍术,在他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来打一架吧!”


“鸣人,我不想弄伤你。”


“你尽管放马过来!”


佐助有点烦躁了,他现在只想尽快安置好鸣人,好去赶下一个任务。他没有手下留情,瞳术搭配着简单的体术几下便制服了鸣人。鸣人很强,但他的对手是经历过忍界大战、人神交战的宇智波佐助,他没有任何胜算。


“咳……”鸣人被狠狠压在墙上,嘴角挂着血丝,佐助没能控制住手劲,鸣人整张脸涨得通红,呼吸几乎被掐断。


肺部灼痛难忍,鸣人呛得流出了眼泪,却是笑着看他。


“这才是你嘛,佐助。”


///


“抱歉。”


鸣人被推进手术室,红灯亮了好久,鹿丸听完汇报,就听到佐助向自己道歉。


我可受不起。鹿丸腹诽。


“你还是跟他说吧。”


“佐助,”见对方脸色有些难看,鹿丸忍不住问道,“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在对待他的事情上,你还是那么容易冲动?”


“等他恢复了,你们好好谈谈吧。”


tbc.

评论

热度(48)

  1. 喵卡啾薇泥斯商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