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卡啾

转载lo,希望观客多给原lo作者红心蓝手。

欲曙天

醉哥:

9








佐助感觉自己已经霉出宇宙了。












综合一下选修课老师的表情和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再加上自己那个吊儿郎当的表现,他就晓得自己成功在女朋友爸爸面前丢人现眼好感为0。








他去问了一下老二,得知波风老师女儿控的要死,那个传闻中的佩恩学长当初喜欢鸣子,追求无果也是被水门爸爸给黄的。








再结合前个星期老师的表现,估计人家爸爸早知道人女儿被追到手了,他还丝毫不慌,今天非常优秀的撞在炮口。








不愧是宇智波佐助啊…他都服自己了。








检讨这种东西,他高中打架逃课被留校察看,在全校师生面前拽到上天,一句我有错就完了,把校长的话当放屁,他写过这种假兮兮的玩意儿吗?








可是今天他敢不写?








不敢。








他还不敢拿百度谷歌抄。








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晚上蛙哥叫他代练,一个没空把人打发了,自己拿着笔和信签纸愁得快秃了。








写了没几个字,觉得字太丑撕了,重复好久这样的行为,信签纸都快撕一半了,终于写了矫情到要死的开头,完了…后头得不知道怎么接了。








以往听过老师说婆媳关系是本国特色,也是未解难题,他现在才想冷笑一声。








谁敢在他面前说讨好岳父容易,他吃屎!








这才第一步都没进行,他就死在河滩上了!操啊!!








蛙哥在背后耻笑了一下宇智波佐助憔悴的背影,还没良心全灭,知道漩涡鸣子下午已经狠狠嘲笑过自己男朋友,伤了他自尊心和信心,自己就十分哥们好的把笑声给吞进去肚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以为女神你想追想追就能追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真的愁,佐助也只希望写好,给未来岳父好感度为-100的局面改成-50也是好的…








5000字是小问题,他都做好写10000字的思想觉悟了。








还是辗转打听了一些以前的同学,检讨该怎么写,大概有了谱后才奋笔疾书写在临时当做演草纸的一页,没问题再抄到信签纸上。








要说佐助虽然从小到大一直是人野路子野,但是他的人缘一直不错,只是这学期处了女朋友收敛了,不然基本每天都有场子约他。








说实在话,美女他也看过不少,隔壁学校的校花也追过他,人家女生还是学舞蹈的,身材颜值气质俱佳。








他那时候整天和室友出去玩,四个人都没女朋友觉得相处挺好,大一下学期的时候耳钉男好过一个女的,看他每天晚上出去玩意见比较大,每隔一会儿查岗一次,耳钉男谁?又不缺女人,受不了甩了,人女生也是毅力感人,几次闹到学校,连佐助都给骂上了。








他那时候就觉得女人真烦,原本想和校花处处,问了人女生介意男朋友不陪你吗?








校花说介意,但是不限制他,出去希望自己可以陪着男朋友玩。








佐助瞬间什么狗屁想法都没了。








那要说鸣子,那是一见钟情?








也算是。








但他这种心野的人怎么可能像是没有了解过就喜欢一个女生?








可这次是真栽了。








彻彻底底。








今年新学年初开始。








他也是将将大二,又不要军训,课又课少,闲得要死不活。








耳钉男这逼刚和女朋友分手不久就在找新的对象,这个大学城里几高校的论坛逛了个遍。








某天看到一个神贴。








大学城这一届新生中好看的小姐姐都给贴出来了。




本来该是艺术学院拔得头筹的。








好巧不巧,今年医科大学异军突起。








出了一个叫漩涡鸣子的佳人。








夜晚天气闷热,隔壁传来军训新生打闹的声音,佐助要睡不睡的。








突然下方三只狗嚎叫出声,说什么卧槽这个小姐姐真他妈漂亮,他本是要睡着了,猛一吓醒就想皱眉下床揍揍的。








眼一撇,感觉魂都被吸了一下。








屏幕上的女生,真的太漂亮了。








照片是偷拍的,可是像素极好,可以清楚看到树荫底下的女生,她眼里仿佛有星星。








穿着迷彩服,没化妆,脸却晒得嫣红,让朋友拿着手机,自己就看着手机屏幕来整理头发。








她压根不知道自己被偷拍了,也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的风景。








嘴里咬着发圈,眯着眼睛笑得开心。








佐助耳朵里这时恰好传来阿扎西唱的花田错,走调不说还他妈声音尖锐,不好听的很。








可是他没下床啊。








看着屏幕,听着耳钉男叨叨。








“哇靠,这个小姐姐以前是木叶一中的校花,太牛批了喂居然是是医科大的,把他们隔壁艺术学校的校花都比下去了,身高1…!卧槽好漂亮啊这张!”








佐助被这暴喝吓了一跳,抬眼望过去,才知道何为杯中景色诡魅,我忘了我是谁。








女生应该是为晚会表演的,可是扮相却很复古,就像个小新娘,脸上的羞涩,眼中的情意,真的直直入了他的心。








真的是就该娶这样漂亮的小待嫁娘的。








底下三个好友还在叽叽喳喳,可他没心思听了。








躺在床上眼一闭又是那个女生的模样,像是突然中毒一样的跑到论坛存照片。








还疯了一回,瞒着所有人大早上说锻炼,去了一次医科大门口,连给室友带早点都心甘情愿。








人没看到,可是那种焦灼却越来越明显。








那杯中景色真诡魅,他喝醉了。








夜晚的玩乐照旧继续啊,只是玩着玩着会想到她,明明只知道她叫漩涡鸣子,明明只知道她学习优异,也明明只知道她以前的高中。








可他却会想着,她做自己女朋友会怎么样。








想着想着,好像心都柔软了,想请她住进去一样,里头肯定酒味醇厚,带着火辣的热度。








他甚至想到了,两个人生的宝宝肯定会非常漂亮。








明明不是单身太久,也不是游戏人间片叶不沾身,可怎么就醉成这样了。








玩乐他频频走神,出了清吧,又碰到那个让自己头脑发懵的女生了。








她没有结束军训,身上没有穿着迷彩服,应该是晚饭没吃?穿着体恤高腰牛仔裤踩着细高跟,背影高挑纤细,腿又细又长,长发如瀑,在那里高跟为支点,脚尖一点一点的等着麻辣烫。








背影就已经十分好看了。








在付钱的时候才把侧脸偏过来,那家麻辣烫小店人声鼎沸,灯光柔亮。








他喜欢的女孩鼻梁高挺,侧脸弧度温柔得不可思议,低垂的睫毛也添了柔顺。








怎么会喝醉啊?








是她侧脸温柔,还是这城市夜色,在他心里点了一盏灯火让他心太炙热?












那时候山水都褪色了。




只有女孩的美与心中的灯火。








他多自豪一般抬起了下巴,吹了声口哨,冲耳钉男吊儿郎当的说。








“瞧,那个妞,多漂亮,你佐大爷喜欢她!”












自己都带着期盼的,终于等到人家学校军训完,论坛上也在选医科大最美校花,理当是她的。








可只是得了系花。








他啐了一声,听耳钉男说是人家小姑娘低调,自己愣是让人删照片,可删了还有人前赴后继上传。








他又看论坛选什么大学城里最难追的女神,自己喜欢的姑娘赫然在榜。








追鸣子的不少了。








医科大的朋友给自己发信息,说有人都追到学校去了,带着满心的不岔冲去,佐助看到自己心仪的姑娘,穿着白色的裙子,下午的光又是那么温柔。








亭亭玉立的捧着一束花,拒绝那个男生,转身提步而去。








她已经含苞待放,恰是最好时候。








你的美,我的陶醉,你要不要喝一杯啊?漩涡鸣子。








耳钉男当时总跟着佐助,知道他喜欢的人,狗血的是自己居然喜欢上老二,追了没多久追上了。








佐助这次不像之前了,叫嚷着让耳钉男请客,把女方宿舍的也给叫上。








从小玩到大的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耳钉男大力支持,还成功说动女朋友,让她终于把漩涡鸣子叫上了,佐助紧张得一直在喝酒。








抽着烟看到从门口进来的人,心跳都快蹦出来了,吹了一瓶啤酒,安慰自己的小心脏。








嗨,终于可以和女主人见面了。








一次彻底醉死吧。








他试着接触心上人,看她酡红的脸,看到她低头羞涩,心狂喜到爆炸。








在公交车站吻住姑娘的时候,脑海飞过很多很多画面。








有她晚会一身红娇娇俏俏代嫁新娘的模样,也有夜晚侧头温柔的模样。








他想做她丈夫。








也终于把自己给彻底醉死了。








可是自己心甘情愿。








这个世间真美好,总有一个人,你会很快乐的爱上她,她全身上下都是你喜欢的模样。








你喜欢她各种神态,不论美丑有否,不论贫穷富贵,始终会痴迷。








这样的爱一个人,真的好幸福。








谢谢你啊,漩涡鸣子,谢谢你让我惊鸿一瞥,我才能如此知足。








检讨书写着写着,他笔停下了。








他想,只要能娶到自己的小甜甜,不论检讨,不论各种诋毁和刁难,他都甘之如饴。








和佐助做朋友的很多,今天班里刚好有人过生日,几个人没耽搁多久就出去了。








他和鸣子打了个电话才出门,走的时候还问女朋友今晚看不看电影,得知答案是看蜡笔小新才放心。








酒吧人声吵杂,他已经很久没来玩过。








一点意思都没有。








春野樱也在,不过今天特别安分,过生日那个兄弟看他情绪不高,拿着啤酒凑过去。








“大哥,吹个瓶不?”








佐助好似想到什么,笑了一下,和寿星爽快的吹。








众人鼓掌,然这些有什么意思?








他打算和寿星随便说说就先回去,找老婆玩才是正道。




宿舍几个很久没出去玩,他们都约不动佐助,今天猛的一玩也都有些不适应。








寿星目标很明确,明确扎根在佐助旁边,一直敬酒,他想和这位处朋友,屁股就没挪动几公分。








嘴里说的最多的一会儿吃了蛋糕在回去。








佐助烦不胜烦,只要一摇头那人就敬酒,想着一个班也就给了他一个面子。








最后也喝了很多酒,待了也有一会儿,他正准备开口走,人群中不知谁提的,一句佐助,你和医科大女神是怎么好上的?








他把自己要说出口的话吞下。








连自己嘴角带笑了都不知道。








“我追的啊。”








“我对她一见钟情。”








“她也被我的美色所迷。”








他的笑容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开心。








众人都有所领会,内心想法不一,更多的是佩服鸣子把人吃得死死的,寿星知道怎么把人留下,话题都往两个人恋情身上带。








伤透了一干喜欢佐助的女生的玻璃心。








而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时间也越呆越晚,一看手机都要吃蛋糕了,而自己电量不足。








他想打个电话,这会儿头都喝大了,这个寿星点的大半酒都算倒佐助肚子里去了。








蛋糕吃不下,有些腻得很。








匆匆摆手出门跑去过道,那里不怎么吵,就是有些闷热,一看时间又都12点多了,他想着自己的小姑娘该是睡着了。








锁屏上的消息他刚才没看清楚,这会儿一看,心都软的一塌糊涂。








小姑娘让他少喝点酒,四十多分钟前发来一句自己睡了!佐助还不给个亲亲的信息来。








粘人的很。








可佐助就是好喜欢。








在那里笑出声,看着屏幕心都化成水了。








划开屏幕,点开微信看着两个人的情侣头,他心满足到快溢出来,回了好几个爱心给女朋友,等很久都没回,确定女朋友睡着了,手机也刚好低电量自动关机。








回包房众人还在玩,寿星让他多玩会儿,他也点头了。








爷今天心情好,往后你们可都约不到了,除非我家宇智波鸣子也出来哦。








抱着这样的心情,又看室友玩的嗨,想到明天早上没课,也同意一伙人又去续摊了。








这次也是佐助第一次醉得彻彻底底。








学校回不去,几个人都只能在外头租房子,他在那之前就神志不清了,跑到厕所吐了一回,喊比较清醒的同学给自己和几个朋友定个房间就支撑不住的睡过去了。








梦里还有自己的小甜甜。








压根没想到有人到太岁头上动土。








动的还是他心肝的。








鸣子看蜡笔小新几集就睡了,她手机玩多了眼睛就疼,发了信息给佐助之后就睡了,早上醒了看到信息还挺开心,看到微信有陌生女人加自己,还给通过了。








那个女的头像是佐助的照片。








这让鸣子有些膈应,还没来得及问呢,女生就说她叫春野樱,昨天佐助和她睡觉开房了,还把佐助裸着上半身躺在床上睡的照片发来,女主角就在他旁边,也是裸着上半身,笑的一脸开心。








真是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也不给鸣子问的机会,照片发的完完全全。








还把酒店房间发了。








鸣子一看简直五雷轰顶,眼泪都给轰出来了。








今天宿舍的一天都没课。








老大有每天早上大大的习惯,看她在那直掉眼泪还惊了一下。








“你怎么了?不舒服?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她这么问了,没得到鸣子回答,只看到人在那里摇了摇头就下床,洗脸化了妆,眼妆化得尤其好看,衣服穿得也很好看。








末了问老大这样好瞧吗?








老大完全不知道她咋了,头才点完,大美女已经拿着包风风火火出门了。








眼圈还是红得厉害。








老大一想完全不对劲啊,匆匆把宿舍的人也给叫醒,说可能小姐妹受委屈了,电话不接信息也不回,就把电话给打佐助那儿,关机,没法了就联系老二男朋友,一伙人得知了实情,气得直骂那女生不要脸,也都收拾着准备出门了。












鸣子是完全相信男友的,在男朋友没说分手之前,她选择相信他。








再说昨天两人还好好的,她也愿意拿自己的眼光赌。








妆都化好了,不能哭的。








眼泪就是一直流,所以街上早起的就看到了一个大美女一边哭一边抹眼泪,也算是一道风景,猜测各异。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可能吃醋更多。




自己还没和男朋友光着躺一张床呢,为什么有人要这样。




为什么得知自己心仪的男生有了女朋友,还要这样。








想着眼泪也不流了,气的那股劲比委屈冲得更多,到了酒店门口给自己打气,还补了妆,心里还想着宇智波佐助,她今天才不想理他了。








直到自己觉得看起来没什么异常才进去,很容易就找到了房间,敲门之前她已经变成了迷弟面前高冷的漩涡女神。








女生开门很快,嘴角带着得志的笑容。








鸣子不想和她废话,表情都懒得做,忽略女生的话径直进屋,床上还睡着一头死猪,丝毫没什么反应。








她内心呼了一口气,转头瞪着女生,“你怎么这么能吹牛,我男朋睡得这么沉,怎么可能和你上床?你以为酒后乱性对这种死猪适用?”












死猪???








春野樱简直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巴拉巴拉什么啊?鸣子小姐我知道你内心脆弱,不敢面对现实,你…”












啪!








她话还没说完呢,就眼睁睁看着鸣子把床给掀开,一巴掌就拍在佐助光裸的胸前。








自己的思路还给打乱了。








“瞧你羡慕的那样,要是和我男朋友睡过还会这么羡慕吗?春野樱女士,我男朋友被我打了一巴掌动都不动,你是真的难为他了,猪一样的怎么和你上床啊?我知道你爱而不得,可是你要自重,别人的东西少想少惦记,吃相太难看了!”








说着她又一巴掌拍过去,这次力气大点了,手都给打麻了,看着对面女生懵逼的脸,才感觉火给控制了不少。








“你看他裤子都没脱,有你们这样开房的?我告诉你,以后少来烦我,他是我的,人是我的,心是我的,我爱怎么打怎么打,你要是不服气憋着,以后结婚我请帖给你送来,给你无望的爱情画上彻底的句号。下次呢,不要顶着人家男朋友的照片当头像兴风作浪,不是人人都像你这样低情商。”








“你有意见没?”








“你放屁,吹你妈牛呢,他凭什么和你结婚,你家又没钱。”








“你不信是吧。”鸣子笑笑,漂亮的脸庞上依稀可以看见泪痕,傻傻又心急的她刚才补妆也补得不甚在意,也来不及补得完美。








而佐助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胸膛上挨了一巴掌的自己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姑娘,红着眼眶,脸上还带着泪痕。








她穿着两人第一天见面的黑裙子,抖着嗓音问自己。








“宇智波佐助,你以后娶不娶我啊?”








娶!怎么不娶!








胸膛真疼啊,老婆的力气真不小,可是他的心圆满了。








而开房是不可能开房的。








佐助昨晚喝太多,房间是让同学给开好的,春野樱不知道想什么,说第二天想联系鸣子让她过来照顾佐助就把房卡给要了过来,那个男同学也是醉得二麻,听她这么讲也没反对。








佐助吐得很厉害,春野樱收拾好她就累得不行,是有想过生米煮成熟饭,可听那人睡着了还鸣子,老婆,小甜甜的叫个不停,心又碎得彻彻底底,哭了一整夜,脱他裤子的事干不来,在房间干呆呢。








原想还不承认呢。








鸣子那群小姐妹来了,往那一站,说她说的头爆炸,自己又一晚上没睡,头晕得厉害给承认了。








临走时佐助单独和她聊了一会儿。








“你有我老婆漂亮?”








“你有她优秀?”








“你有她白?有她腿长?有她高?”








“眼睛有她大?声音有她好听?”








“你没有。”








“你统统没有。”








他在那笑,窗外太阳升起,微风吹动窗帘。








“所以你觉得我会放弃这么好的女人,来选择你吗?”








“这世上没有这么蠢的人。春野樱同学,你好自为之,同学情义,到此为止。”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