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卡啾

转载lo,希望观客多给原lo作者红心蓝手。

【佐鸣】偏害共生(2)

薇泥斯商人:

sum:非我本意


warnings:原著向,变小梗,叔佐(30+)/疾风鸣(16),r20,设定大家都还是单身




谈谈?和十六岁的鸣人?


佐助觉得没有什么可谈的,他直截了当对鹿丸道:“没有必要。”他想说的早在终结之谷那里说完了。从那以后他和鸣人的交流就越来越少,一个长年在外,一个事务缠身,需要他们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他们越来越无暇顾及自身的喜悲,责任和琐事把两个人的距离日渐拉远。佐助想过或许他和鸣人终有一天会“相看两无言”。


“那你不管他了?”


“我不能保证以后不会伤害到他。”


“哎呀……你这……”


“况且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鸣人会伤心的。”鹿丸扪心自问自己无意插手别人的“情感纠葛”,更没有为谁打抱不平的意思,追佐助追来的一切吃苦受罪说白了不过是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咎由自取,他有很多话和故事,鸣人不说,他也不会讲,何况光辉岁月早已翻篇,但十六岁的鸣人不知道这么多也不懂这么多,那些他该受的伤还没捅到他的心头他的身上,他胸膛里最脆弱的那处仍旧是佐助给的,也仍旧只为佐助留着。


“你可能还不清楚你当年叛逃对他打击有多大,这已经成了他的心病,他不说不代表真的释怀了,”鹿丸在心里暗骂自己别说了,但嘴巴还是快了一步,“睡着了还叫你的名字是常有的事。”


“……”


“就几天,你就当陪小孩玩了——保护火影是新派给你的任务。”鹿丸一边“灵机一动”一边心里觉着用任务来卡佐助这事儿办的好像是挺不人道的。


佐助没说话,鹿丸又忍不住多嘴一句:“他现在十六岁,你不须要用对付三十岁的他的那个法子和他相处,多点耐心,多哄哄他,其实那会他还挺好骗的。”其实到了三十岁也还是挺好骗的。


“我……”


“哎呀,你把他当你孩子养几天不就得了!”


“……”


///


佐助活了三十年,只有被当孩子养的经验(而且体验感比较跌宕起伏),没有养孩子的经验。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做了父亲,肯定也是不合格的吧。


他在病房里坐了一晚,听着鸣人平稳的呼吸声,与自己的交错在一起;薄纱窗帘掩住枯绿的月色,佐助感觉周遭一切都是如此的不真实。


///


鸣人醒得很早,主要是被脖子上的勒痕疼醒的。麻药药效退了,各种疼痛回涌进他的血骨里,没一会儿脸上又失了血色。


见鸣人睁开眼睛,佐助把窗帘拉开,日光刺目。


“我接了一个长期任务。”这要是给鹿丸听到了非得说一句对牛弹琴不可。


“又要走?”鸣人可能自己都没听出来他的语气有多委屈。


“嗯,四五天后回来。”


“我跟你一起去!”


“不可能。”


“你不是说要保护我…”保护自己这个说法怎么就感觉那么憋屈呢,“——要保护火影的吗!你走了谁来保护火影啊。”


“跟我在一起不安全。”


“不跟你在一起更不安全!”


真难得,居然能从鸣人嘴里听到这种话,他完全把自己放在弱势地位了,而他们两个人目前都还没有明白这种无意识的示弱意味着什么。


佐助算是默许了,毕竟就算他不答应鸣人也会跟过来。


鹿丸忙活完一天准备来医院看看两人情况如何,却只看到床头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我很佐助出远门啦!过几天就回来!」


鹿丸差点把床掀了。


///


“哇,这里变化好大……”


任务地点是波之国,是灾后重建做得不错的国家之一,鸣人大桥也给翻修了一遍。佐助接到的情报是这里有人利用时空忍术进行秘密活动。


“别动。”


叫鸣人坐在床上,佐助开了写轮眼。鸣人坐如针毡,他本身就对写轮眼有点心理阴影,佐助这写轮眼的形状又是他从没见过的——“喂,佐助你在干嘛啊。”


血红色暗了下去。“防止你突然爆九尾,给它施了个幻术。”


鸣人瞪大眼睛:“原来佐助你已经强到可以控制九尾了吗……”


鸣人把头低了下去,佐助刚以为他可能需要一些安慰,随即昂扬的声调又在房间里响起:


“我也要加油啊!——可不能输给佐助你。”


这就是他们的差别所在。佐助想起来十二岁的时候因为鸣人的实力赶上了自己,心里很不爽,他那时候很讨厌被别人追上,尤其是鸣人,他潜意识里觉得鸣人是需要被(自己)保护的那个,他不能容忍鸣人站到自己的前面,这太打击他的自尊心了,这种可笑的骄傲甚至是自大陪了他多少年,那时候他还没有不可一世的资本但偏偏习惯了目中无人,现在他有了战无不胜的能力却不再锋芒毕露,他的转变与成长是最残酷最显著的。而鸣人呢,整日被叫着吊车尾,一门心思努力奋斗,他把佐助当偶像,想和佐助并肩前行,而佐助求的是一决高下。理念不同,冲突太多。


三十岁的鸣人很强,不需要他保护;当初他十六岁的时候,也还没有保护鸣人的想法和水平。而现在他们的立场回到了七班刚成立的时候,鸣人站在他身后,被他好好的保护着。


佐助承认他有些享受这种被需要、被依赖、被崇拜的感觉(毕竟自己以前也这么对过其他人),尤其当向他表露出这些情感的人是鸣人。


一种暧昧的满足感。


///


“佐助,你能不能稍微变小一点……”


“就一点点就好……”


夜里这条路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佐助无心停留,他判定到任务目标行踪飘忽不定,估计摸清他们的行动规律都要花上两三天的时间。


“哇好险……佐助你走慢一点,我跟不上你了!”


佐助回头看到鸣人正用力推开拥挤的人群,十米不到的距离他走了好一会儿。


“牵着我。”


“?”


“把手给我。”


佐助一把拉过鸣人的手。很小,只有自己的手掌大,手腕细细的,腕骨圆润,像块小巧的鹅卵石。


鸣人呆住。


佐助牵住自己的手的刹那,他感觉整条胳膊都霎时热了起来,原本平稳的血流气势汹汹的奔涌向他的指尖和掌心。佐助的手有些凉,


指甲轻轻扫过他手心里的纹路,而那种触感又变成细微的电流刺进肉里;他怀疑佐助是不是用了雷遁。


鸣人扯了扯嘴角,这种被人保护着的感觉……还真是久违了。


“这样就不会走散了。”


天边突然炸开五彩斑斓的烟花,把夜空映得如此明亮,转瞬即逝的星星们一个接一个消散在半空。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鸣人眼前突然闪现出想起很多个似曾相识的场景,与他共同经历的人有很多,佐助是第一次,这也是他和佐助的第一次。停下脚步,在喧嚣里体会一方天地的静谧。


佐助的背影很高大,很让人安心,也很让他想暂时藏起那些永不服输、一往无前的坚定意志,悄悄又将身心舒展安放。


///


“真是有够偏僻的。”鸣人一边嘟囔着一边拨开草丛,佐助在一旁察看周边情况。


树木高大,郁郁葱葱,四周寂静无声,唯有小心翼翼的虫鸣,勉强缓和了这片遮天闭月的压抑。


空气流动速度愈发慢了,佐助察觉到一股陌生而混乱的查克拉向他们逼近,速度之快,几乎要贴到鸣人身上,关键一刻被佐助用雷切麻痹住,随即变成一滩浑浊粘稠的黑水掉落,腐蚀了一大片草地,然后缓缓渗进土里,白雾幽幽飘散开来,参杂着诡异的香味。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刚才那是……什么?”


“此次任务的目标,具体是什么东西还不清楚。”


“我觉得它是冲我来的,”鸣人攥紧拳头,“佐助你也看见了吧,明明我们是两个人,它却好像完全不知道你的存在一样,直接攻击我……”


时空忍术,禁术。


鸣人的遭遇和波之国的秘密活动。


佐助看着地上那片枯败腐烂的花草,剑眉微蹙。


///


“对了佐助,刚才忘了和你说,那个东西朝我冲过来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了…一张人脸。”鸣人强装镇定,其实给吓得不轻,和自来也故意用来吓唬他的那些神鬼怪谈一模一样…


“人脸?”


“嗯……脸是青色的,还有点扭曲,但还是能看出一点五官的痕迹。”鸣人偷偷向佐助靠近了些。


“可能是用了时空忍术的人,产生了副作用——”


“?!佐助好聪明啊!那不是就和我的情况一样?”鸣人两眼放光,“那抓住它们的话,是不是就能解开我身上的术了?”


“嗯。”


“太好了!幸好我跟你一起出来。”鸣人伸手想揽佐助的肩膀,伸了半天还是只能抓到佐助的披风,只好尴尬的作罢。佐助看在眼里,也不知是个什么心情。


松开鸣人的手才多久,佐助竟已然忘了那或许本该隽永的感受;他握剑太久,手骨都发冷,一到阴雨天就时不时的感到酸胀坠痛,方才他握的是鸣人的手,又小又温暖,软软的,确实像个小孩子。


鸣人走在他旁边,两只手正交叠在后脑勺上,头发被压的有些乱了。


“佐助你老看着我干什么……”


而其中的一只手,有一天会因他而断。


tbc.

评论

热度(32)

  1. 喵卡啾薇泥斯商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