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卡啾

转载lo,希望观客多给原lo作者红心蓝手。

午夜情人02 佐鸣 年下 师生

狡狐:

“显而易见,”鹿丸说,“他不想让人知道,甚至不想承认,或者说,你认错人了。”鹿丸想着说不定后者的可能性还比较高。

“额,不会吧?”长那么帅我怎么可能认错。

“可惜?”

“……有点?”

“……”无药可救了这个人。

宇智波佐助说自己“没有印象”,鸣人在松口气的同时还有些不能释怀,同时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不如说是认错人比较好。但这丝介怀在鸣人的脑海中过了一瞬,便被抛诸脑后。

 

今晚鸣人有约,在远近闻名的高质量gay吧里。

对方当然不会是小一或者小零,而是鸣人高中阶段的狐朋狗友们,鹿丸也包括在内。牙前段时间带着赤丸去参加了狗狗选美大赛,听说拿了一个不小的奖,嚷嚷着要请客庆祝,地点就在大家常年聚会的gay吧。gay吧其实原本也不是gay吧,而是一家清吧,环境好、气氛佳,吧里酒保和服务小哥的颜值上佳,更有颜值担当的酒吧老板旗木卡卡西坐镇。大概是当年卡卡西被男人追求的事闹得太大,慕名而来的小gay们越来越多,最后成了一家不知为何小有名气的gay吧。

而旗木卡卡西就是当年鸣人他们的班主任。

这间gay吧就是鸣人遇到一夜情对象的地方。

 

包厢里牙大声嚷嚷着让鸣人愿赌服输,鸣人一个热血汉子怎么可能认输,当场就干了三杯。这基本是包厢的必备项目,区别不过是牙和鸣人的立场。宁次单方面和鹿丸讨论着经济形势,鹿丸用“啊”、“嗯”做回答,志乃插了两句,话题就变成了近期的棒球比赛,丁次照旧埋头苦吃。

鸣人酒量不错,这次也被牙灌得有点多,想着出包厢放个水,顺便洗把脸把场子找回来。鸣人伏在洗手池上,鲜明地感受到屁股被人捏了一把。被调戏鸣人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这么明目张胆的却是没有遇到过,加上心里的一丝闷烦,突然怒火中烧,反手就是一拳,身后的人下意识一躲,险险地避开了这一拳。

鸣人起的有些猛了,眼前一阵发黑,保持着姿势站了几秒才缓过神来。

看清眼前人后,气氛奇怪地僵持了几秒。

宇智波佐助的那张脸,离他的拳头不过一厘米,眼睛微微睁大,一脸惊愕的表情。

“宇智波……同学?”

“半个月没见宝贝连名字都帮我取好了?”那个人轻佻地笑起来,像石子投入湖面,瞬间打破了宇智波那张脸上的沉静气质。

“……你不是宇智波?”鸣人纠结起来,这个人除了气质外和宇智波佐助实在没有任何肉眼可见的区别。

“我叫佐助,你可以选择叫我老公。”

“哈?”

“你喝多了?”佐助的手抚上鸣人的喉结,轻轻地摩挲,又慢慢往上抚摸着鸣人的脸颊。佐助的手有些凉,指尖抚摸在鸣人光滑温热的皮肤上,觉得自己的手指都要被灼伤,或者干脆陷进去,跟这个人融为一体。

佐助摸得鸣人很舒服,以至于脑子都有些不对劲了。

名字一样也不见得是同一个人吧,就算长得也一样……

 

“鸣人呢?怎么还没回来?”牙等得不太耐烦,毕竟赤丸还在家里。

“担心就出去找,别在这念叨。”志乃抽空回了他一句。

“担心他还不如担心找他麻烦的那个!今天家里没人,我要回去陪赤丸了,记得跟鸣人说他还欠我两杯!”牙说着就走了。

“我们差不多也结束吧。”宁次一句话结束了这场聚会。

 

“唔、等等……”鸣人头脑发昏,不知怎么就跟佐助走了,现在两人刚进电梯,佐助就亲了上来。

佐助的吻充满侵略性,鸣人明明比佐助高了几公分却被他压在身下。鸣人的背紧靠着电梯内冰冷的金属墙壁,身体发软地往下滑,佐助搂住他的腰,鸣人就顺势抱住了佐助的肩膀。两人的嘴唇紧贴在一起,都觉得浑身发热。

 

tbc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