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卡啾

转载lo,希望观客多给原lo作者红心蓝手。

我在十点差三分的时候开始想你(完)

薄荷苏打水:

#前文点链接http://agentbloom.lofter.com/post/1ddd17b9_12c931516 


———


05


大会议室一左一右各有两个小会议室。鸣人正纠结去哪一个,他gay里gay气的经纪人穿一身黑,露一截腰,微笑着走过来:“三个坏消息,先听哪一个?”




鸣人无语凝噎:“你真的属乌鸦,对吗?”




经纪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色露胃T:“你看我这身行头,照着占卜书搭配的。塔罗牌说今年我流年不利,果然被公司安排带你,真的准。书上说,不破不立——要想工资高,先露一截腰。玄能救非,信则改命。”




鸣人看他的目光很鄙视:“我要告诉老板公司有人跳大神搞封建迷信。你承认你是佐井粉丝很难吗?你穿的是他后援会的应援服全公司还有谁不知道吗?”




佐井是隔壁落叶归根娱乐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的一哥,跟鸣人所在的木娱合纵抵制红月亮无限月读映画集团的连横。




鸣人原本是十八线,当然没有经纪人。后来成了三线,公司就给配了三线经纪人。他们公司的一哥卡卡西成名多年,不要经纪人——公司唯一的一线经纪人Andy就去带二哥——被各大娱乐论坛戏称为“木娱准一哥”小川新之助——鸣人上一部玄幻剧的男主。




鸣人无奈地甩了甩金色的头毛:“你先讲最坏的消息吧。”




经纪人咬牙切齿:“Andy那个小碧池带着小川新之助把你的精神分裂患者截胡了。”




这个消息确实很糟糕。但作为一个从十八线艺人一路走来的娱乐圈底层,鸣人对这种事反应并不十分激烈:“Andy和小川看得上这个资源?”




经纪人撇嘴:“最近舆论说小川商业片演太多了,Andy赶紧给他接一个小成本文艺片来证明小川也要沉淀下来磨练演技。”




“哦,那第二坏的消息呢?”




“珍视明滴眼液的广告被红月亮的人截胡了。”




这是鸣人入行以来的第一个代言,这下他不淡定了:“搞什么!为了这个代言,我的粉丝们都把昵称改成了珍视鸣为我造势好吗?”




经纪人拍拍他的肩:“你微博一共不到一万粉。换句话说,后援会一共九千来个珍视鸣,挨个私信让他们改名也不会花太长时间的。”




鸣人站累了,贴着墙根蹲下:“代言怎么被截的?红月亮的人低价抢代言吗?”




经纪人也跟着蹲下来:“不是。你不知道,其实红月亮多少年没设艺人部了,这次好像要专门捧他们集团内部一个美国回来的最年轻的。我听老板说他患有家族遗传红眼病,所以代言珍视明滴眼液正好。”




这哪里正好了啊?红月亮的人不应该去代言洗手液或洗衣液吗?还能和蓝月亮炒绯闻!




鸣人托着腮摇了摇头:“那最后一个坏消息呢?”




经纪人目光有些躲闪:“因为你的角色被抢了嘛,你现在是上升期艺人,公司和我都不可能让你空窗,所以我给你接了《我的男友是黑猫警长》的男二。”




《我的男友是黑猫警长》是一部中等投资的贺岁电影,排片率预计能达到百分之十五,前阵子招商的时候鸣人有留意过。




鸣人有些困惑地歪了一下头:“虽然这不是什么有内涵的电影吧,但是有戏拍就不错了。这个消息不算坏。”




经纪人声音变得很小:“那个,这个电影的男主,也就是一番,就是抢你代言的红月亮新人。”




“擦,”鸣人怒目而视:“抢我代言,压我番,我还要给他做配?我是这么没骨气的人吗?”




经纪人的声音变得更小了:“babe,片酬税前有一百一十万。”




鸣人忧郁地抱着膝盖45度仰望天花板:“我是。”




06


经纪人去大会议室开会。鸣人推开小会议室的门。木娱准一哥小川新之助正在拿手机自拍个不停,看见鸣人来了,倒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俩在上部戏里也算cp一场,没什么矛盾,他却抢了鸣人的角色。




“姐姐,你来惹。听说你经纪人给你接了黑猫警长厚?”




看来小川也开始学习淋语了。




鸣人径直走到角落的零食柜。




两个零食柜各贴了一张字条,左边是“猪饲料”,里面装着膨化食品、蛋糕和糖。右边是“仙子的选择”,里面装着青汁、脱水蔬菜干和代餐粉。




鸣人犹豫了一秒,选择了猪饲料。




“姐姐,你这可珍素老鼠给猫当三陪,挣钱不要命。”




鸣人一边拆蛋糕,一边莫名其妙看了小川一眼。




小川吃惊地坐过来:“怎么?你经纪人没跟你说?他这么不厚道,不配做你的好姐妹噜。”




鸣人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好好说话,别学鸡叫。”




小川激动地连淋语都忘了:“你不知道吗?红月亮是在美国黑帮起家的,杀人放火金腰带。传闻哦,传闻当年影帝Judy 被红月亮的人拿枪抵着脑袋拍电影!噫,惨。后来红月亮洗白了才回国搞文化产业。他们集团家大业大,特别横。就要跟你拍黑猫警长那个宇智波佐助,听说两年前还在纽约火拼呢!skr莫得感情的杀手!”




“咣当”,鸣人手里的叉子掉了:“你说黑猫警长是谁?”




“宇智波佐助啊,”小川讲起八卦根本停不下来:“哥哥,我跟你说,听说这个电影原来叫《我的男友是九尾狐》,你的角色才是男主。可是红月亮他们仗势欺人,强行提番位,男二变男一,这才改名叫《我的男友是黑猫警长》。”




鸣人觉得耳边有火车开过,他恍恍惚惚地问:“哪个宇智波佐助?”




小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还有几个宇智波佐助?这个人刚回国, 我不认得他。但是听Andy说,红月亮在为他出道造势。这两天微博营销他出道前一个过马路的视频特别火,之前在油管点击量就超高。”




说着,小川打开了微博:“热搜第七。”




鸣人头晕眼花地凑过去瞧。




果然是宇智波佐助,他唯一认识的宇智波佐助。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宇智波佐助?




那是他在世界的十字路口——纽约时代广场的一个视频,只有二十四秒。佐助穿着黑色连帽衫、黑色牛仔裤和白色帆布鞋,头发有些长,随手绑在脑后,双手插兜,正在过马路。车水马龙的傍晚,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点亮无数巨幅广告屏。霓虹闪烁,夕阳和灯火辉煌。




小川开始不淡定地咆哮:“素颜路拍这么帅气是真实的吗?我要和他拍电影!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鸣人现在一点吃蛋糕的心情也没有了。他举着叉子威胁小川:“别叫了,再叫鸡笼警告。”




07


宇智波佐助前世是一只黑色的猫妖——担任妖怪管理局局长——因此被称为黑猫警长。




因为妖界错综复杂的斗争、爱恨纠葛、阴谋与背叛,渴望自由的他脱离了黑猫的身体,转世为人。在二十四岁的时候遇到了专程来人界报恩的九尾狐狸精漩涡鸣人。




上述是《我的男友是黑猫警长》的不完整大纲。




片场正在拍摄影片的第一幕——化出原形的九尾狐鸣人追着研究生三年级的佐助跑,从屋内跑到屋外,弄堂跑到大街,又跑回里巷,最后一路往上跑到天台。鸣人一爪子拍过来,佐助刹不住车一踏空就要跌下去,终于绷不住高冷酷帅的形象,“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这一场ng了三次。导演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锃明瓦亮的脑袋:“不好意思啊,佐助。你演的太逼真了。不是,我是说,太认真、太严肃了。也不是。我的意思不是说认真严肃演戏不好。而是,咱们这是个贺岁喜剧。人被妖精追着跑我知道很恐怖,但我们要让观众笑。你的表演太真实了,我希望你能......浮夸一点,好吧?”




“......”




又来了两遍,还是不行。导演让休息十五分钟。




九尾狐的动物形象一半要靠动作捕捉演员无实物表演,一半要演员戴上头套面对面拍对手戏。因此鸣人等别的演员下班之后,还要在绿幕前把今天的表演再重复一遍。




他摘了头套,看见佐助坐在天台边,腿搭在外面。




宇智波佐助就像三千年前长在他心底的一棵树,或者前前前世结下的梁子。放不下、忘不掉、砍不断。好也好不成,散又散不了。




我这是怕耽误自己的收工时间。鸣人一边想一边走过去。




他模拟了很多开场白。“宇智波先生”太生硬了,“佐助”太亲密了,“嘿”或者“喂”也很尴尬。




鸣人在天台边坐下:“好兄弟。”他说。




佐助的脸色更难看了。




鸣人把手伸进戏服里面的衣服口袋,摸呀摸呀摸,摸出一颗小小的玻璃纸包的柠檬糖递给佐助。




佐助接过来剥开吃了,糖纸塞进兜里。他一咬牙,糖碎成了八块,又甜又苦。




鸣人挥了挥手:“一会儿我这么一爪子拍过来,你看我眼色行事。我一使眼色,你就‘嗷’喊一嗓子就完了。咱们速战速决,再过一会儿盒饭就被领光了。”




“……”




狐狸精追着佐助跑,九条大尾巴威风凛凛迎风招展。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佐助眼看就要跑到天台的边缘,狐狸精一爪子拍了下来......




鸣人开始拼命眨眼睛。糟糕!他忘了,他追着佐助跑,佐助背对着他在前面,怎么看他的眼色行事?




没办法了,鸣人压低声音:“嚎——”




佐助:“嗷——”




导演:“cut——”




完美。




08


鸣人收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他换下戏服,打开手机,发现手机今天一整天被打爆了。




佐助过马路的视频已经上升到热搜第三,红月亮的公关见时机成熟,公布了佐助将饰演《我的男友是黑猫警长》男主的消息。




幼儿园同学、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乃至大学同学,凡是同时认识他和佐助且现在还有联系方式的,纷纷发来诚挚的问候。




“鸣人,鸣人,你看热搜了吗?”




“看了。”




“你男朋友又活了啊!”




“是啊。”




“恭喜恭喜!”




“谢谢。”




或者——




“鸣人,鸣人,你看微博了吗?”




“看了。”




“那个过马路拍电影的佐助是你以前那个男朋友吗?”




“是。”




“他不是死了吗?!”




“怎么,你希望我男朋友一直死啊!”




“不是不是......不好意思打扰了。”




再或者——




“鸣人,鸣人,你刷微博了吗?”




“刷了。”




“你男朋友活过来了你知道吗!”




“知道了。”




“你们现在还在一起吗?”




“在一起(拍电影呢)。”




等打发完所有的贺电,鸣人已经走到公寓楼下。一看时间,九点五十七——还差三分钟到十点。




他鬼使神差,点开了微博热搜榜。手速快的网友用这二十四秒过马路的视频反反复复剪了好几个mv,营销号纷纷转发。




鸣人随手点开一个——




“为什么你就随着那秋风,没有说再见说珍重......”




夜风吹得梧桐树叶哗啦哗啦响,天上挂着一轮凉飕飕的月亮。鸣人一溜小跑上楼。




最近楼道里的感应灯不大灵敏。鸣人在黑漆漆中大吼:“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在繁华的十字路口过马路的男主角此刻倚着墙在灯下看他。昏黄的灯像外面的月亮,仿佛过去许多年佐助在月光下看他一样。




鸣人瞬间进入一级戒备状态,像一只炸毛的猫冲上来:“你在这里干什么?”




佐助指了指鸣人对面的门:“我住这儿。”




鸣人噎了一噎,色厉内荏:“那你为什么不开门?”




佐助慢悠悠地说:“我的门,我想不开就不开。”




鸣人开始掏钥匙。




佐助三两步走过来,左手撑在鸣人的门上:“你为什么到处跟人说我已经死了?”




这个问题他之前在酒吧问过一遍,他不指望鸣人给出新的答案,甚至不指望他回答。




没想到鸣人突然看着他的眼睛:“那当然是因为,我宁愿你死了,也不愿意你丢下我。”




佐助的瞳孔不易察觉地起了变化。他慢慢放开门:“真的?”




鸣人迅速地答:“假的。”




说不出的话在梦里也怕被人知道。




鸣人打开了门要闪进去。




佐助手扶门框:“最后一个问题。”




鸣人不假思索地抢答:“别问了,爱过!”




佐助:“......鱼板鸠氏沃斯基,你的小说都有原型吗?”




鸣人一呆。关门的时候,他轻声说:“只有一本,《马孔多在下雨》。”




09


《我的男友是黑猫警长》拍了三个多月了,从秋天拍到冬天。




前一天雪下得好大,片场到现在还没有处理干净。拍摄只能暂时终止,剧组全体工作人员在铲雪。




鸣人的经纪人兴冲冲走过来,这么冷的天他还露着一截腰。鸣人觉得他的经纪人对佐井的这份感情,当真是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经纪人兴奋地无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他一把把鸣人拉到片场的角落:“宝宝,我们要发达了!”




鸣人不以为意:“年终奖好像下个月才能发。”




“不是!一哥拍戏受伤了!”




鸣人紧张起来:“卡卡西老师怎么了?”卡卡西是公司的前辈,对他很好。




经纪人也赶紧作出一副惋惜的样子,可惜下一秒嘴角又开始疯狂上扬:“他昨天下大雪拍爆破戏骨折了。医生说问题不大,但是《章台柳》他肯定现在不能拍了。”




《章台柳》是投资了一个亿的大电影,也是卡卡西的冲奖片。这个片子大概什么分量呢?用饭圈黑话来讲就是“绝世大饼”,各方面都属于顶级配置。




“那等我下了戏,我们去看看老师?”鸣人说。




经纪人声音很急:“这不是重点!”他压低了声音:“卡卡西推荐你去试镜,要是能拿下这个饼,我们就飞升了!”




鸣人“哦”了一声:“可是这边还拍着呢,我没时间试镜,而且恐怕还得再拍一个多月,试上了也演不了。”




“你傻呀!”经纪人连忙打断:“有《章台柳》谁还要拍黑猫警长,而且你还不是男主黑猫警长,你是二番狐狸精!”




经纪人看到鸣人很淡定,不为所动,他想了一想,一拍脑袋:“宝宝,你怕毁约要支付黑猫剧组违约金是不是?我跟你说,只要你能拿到《章台柳》,我就是签京东白条用蚂蚁花呗也帮你还钱!”




经纪人发现鸣人在看别的方向,他顺着看过去,只看到一群人在铲雪。他把鸣人的脸掰过来:“你好好听人说话!正好这边剧组马上要放元旦假,你就趁假期三天去试镜。宝宝,狗富贵,互相汪啊!”




10


《我的男友是黑猫警长》剧组在“漩涡鸣人要飞升了九尾狐要换演员了”的沸沸扬扬传言中迎来了三天跨年假期。




收工的时候,经纪人来接鸣人,还拎着一个行李箱更加印证了这一猜测。




十二月三十一号晚上,宅在家里一天的宇智波佐助在进行年末大扫除之后出来倒垃圾——他随手关了门——他没有带钥匙。




漩涡鸣人从二十九号晚上就不在家。




佐助晃晃悠悠地走出小区,来到马路上。马路边种着梧桐树,叶子早已经掉光了,他在马路牙子上坐下来。




这里是居民区,离闹市区有一段距离,本身就很僻静。眼下这座城市的人不是在市中心热闹,就是在家庭聚会。路上的人和车辆都寥寥。




他坐了一会儿,好在出门时穿了外套,不是很冷——但有些饿。




他站起来从裤兜里翻出了十块钱和一块玻璃糖纸。




佐助在最近的便利店逛了一圈,便利店很小,货不全,时值年末,货更不全了。最后,他选择了冰柜里的盗版哈利波特周边食品——柠檬雪宝。




非常坦荡的盗版周边——十二个字母印错了三个,图案歪歪斜斜还有些重影——小杯要八块钱,大杯要十五块。财大气粗的红月亮无限月读集团的内部高层此刻连大杯的盗版柠檬雪宝都买不起,实在有些凄凉。




付钱的时候佐助习惯性把手放进了外套口袋,这才发现自己带了手机。然而售货员已经扫过码了,现在说不要或者换一个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宇智波佐助是个非常要面子的酷哥。




佐助捧着八块钱的柠檬雪宝又回到刚才的马路牙子坐下来。所谓的柠檬雪宝就是做得有些硬的绵绵冰,浇了浓缩的柠檬汁,又酸又苦,又阴又冷的大冬天夜晚吃起来让人牙齿打颤。




佐助放下柠檬雪宝,在路灯下掏出手机,二十一点五十七,今晚看不见月亮。他点开Leap文学网站,《马孔多在下雨》这部小说他已经看到倒数第三章了。




《马孔多在下雨》是鱼板鸠氏沃斯基,也就是漩涡鸣人早期的小说,热度不是他写过的里最高的,但是争议最大。




小说双线并行,讲了两个竹马,布恩迪亚和赫里内勒多前半生的离丧、恩怨、困境和挣扎。最后通过不懈的努力成为了有钱人,找到了漂亮女朋友,开启了灯红酒绿的后半生。当年编推的宣传语是这样的。没想到却惹怒了两拨读者:一拨是直男,他们认为两位男主实在太基了,直男友情不是这样的;另一拨是腐女,她们认为两位男主已经这么基了,居然强行关上柜门——这简直拖了LGBT事业的后腿。




因此,直男和腐女前所未有的达成统一阵线,并为这部小说造了一个成语——指基为直——指着一个基佬,说他是直男——在Leap网站广为流传。




因为影响不好,网站的管理员设置了关键词,遇到“指基为直”这四个字的帖子就删帖。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广大网友凝结智慧,又发明了一个单词——zjwz——来回避关键词,并且还延伸出单词的复数形式zjwzs——指着一对基佬,说他们是两个直男。




佐助看到了故事的尾声,赫里内勒多目送布恩迪亚去巴黎:




“……赫里内勒多望着布恩迪亚的背影,望了又望。他前半生的眼泪、挣扎和不甘心,都在这一望里……”




一阵万向轮摩擦柏油路面的声音突兀地在宁静的这一年的最后一夜响起。




佐助抬起了头。这是质量不太好的旅行箱过马路的声音,他很笃定。因为四年前他离开这座城市去美国时,也是这样安静的夜里,街上没有别的行人。满天星光,满街月亮。旅行箱里没有多少东西,四个轮子拖在路上,发出的声音刺耳得让人听不下去。




旅行箱的声音越来越近,佐助把手机放进兜里,准备离开。鸣人的声音响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




佐助抬头看他。鸣人脖子上围着厚厚的围巾,路灯下似乎有白气。




佐助不答反问:“你怎么在这里?”




鸣人挨着他坐下来:“我去参加Leap的作家年会,然后回来了啊?”




佐助点点头。




鸣人抱起马路牙子上的那桶盗版柠檬雪宝,挖了一勺:“那你呢?”




佐助说:“我觉得布恩迪亚和赫里内勒多应该在一起。”




他说话的时候,远处传来新年的钟声和欢呼声。“砰砰砰”,一连串巨响,一瞬间天空绽开烟火无数,热闹非凡。




鸣人吃了一大勺柠檬雪宝:“你说什么?”




烟花像流星落下来。太多烟火,像彩色的星河淌下来。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End





评论

热度(150)

  1. 喵卡啾薄荷苏打水 转载了此文字